但法官海伍德最终判决了姜宁无期徒刑,这并不意外,他并不是完全没有考虑罗尔福的辩词,而是支撑他行为的基础是美国的法律,美国法律规定姜宁有罪,海伍德也只是做了分内事而已,这无形中将海伍德与姜宁放到了同样的处境,做出了同样的判决,纵然与伦理相悖,但法庭是隶属于法律的,其局限性决定了判决的不可动摇。如果要改变犯罪认定的这种差异性,世界应该遵从统一的律法,如果制定所谓国际法,各国法律可以在此法基础上按自我特色延伸,但不可背离,也许能解决部分问题,但法律是不能够十全十美的,它必须在与伦理的冲突中不断完善。

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罗伯特·杰克逊坚持必须举行一次公开、公平、公正的审判,他尖锐地指出:“如果你们认为在战胜者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可以任意处死一个人的话,那么,法庭和审判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人们将对法律丧失信仰和尊重,因为法庭建立的目的原本就是要让人服罪。”这位雄辩的法官最终胜利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法庭也随之诞生。

不管审判时形势如何变化,不管结果如何,德前司法部长简宁的陈述表明了只有知道自我忏悔的民族才可能真正重新崛起,那种希望靠遗忘过往的苦痛度过余生的个人想法,无法使一个国家长盛

其中“绝育计划”迫使数十万所谓“劣等人”绝育;为了更大规模更快地使“劣等人”断后,纳粹医生们试验了多种残忍的大规模绝育方法。并配合希特勒寻找更快的“最终灭绝”方法,其中“毒气室”就是纳粹医生们丧尽天良的“杰作”;在“死亡集中营”里,纳粹医生们负责挑选健康的囚犯去做奴隶,将体质稍差的送进毒气室;纳粹医生们还参与协助盖世太保对囚犯的折磨虐待,在医学上保持折磨的“质量”以及人犯的暂时不死。

是的,从这一刻开始,真的是一切都完了。杰克逊法官的演说,变成了“国际法庭" 钢铁一样的意志——“恶法非法”!一切纳粹匪徒的狡辩都无用了。而他们自己,再也不敢说自己真的是“无罪”。

法律需要树立权威,这不可置否。战国末期的秦国,韩非子主张依法治国,维护法律尊严和社会秩序。他的法家思想从此与我们的历史捆绑在一起,所以说我们有尊重法律的传统和习惯,当然也明白法律的执行一点不比法律本身更不重要,就像有位受审的法官所说的“我终身都为国效忠,不管我被分配到了哪里,只是尽忠职守。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信念就是:牺牲小我的正义,服从法律,只遵守法律,不要询问法律是否正义。作为执法者,我只能如此这是效忠,无罪”。

(在中国,法院检察院享有独立的审判权和检察权,不受政治影响。——高中政治课本 必修二)

导演: 斯坦利·克雷默编剧: 阿比·曼主演: 斯宾塞·屈塞 / 伯特·兰卡斯特 / 理查德·威德马克 / 玛琳·黛德丽 / 马克西米连·谢尔 / 类型: 剧情 / 历史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语言: 英语 / 德语上映日期: 1961-12-14片长: 186分钟 / 180分钟又名: 纽伦堡大审判 / 劫后升平

我们都知道,法官只是这个国家法律的执行者,不是制定者。(三权分立原则:立法 司法 行政)

像维克博士(影片中:已经辞职的前德国法官)那样坚持道德,还是像恩特斯·简宁那样,坚持站在法律岗位,依法审判?

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又称纽伦堡审判 英语:Nuremberg Trials,德语:Nürnberger Prozesse)指的是1945年11月21日至1946年10月1日间,由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胜国对欧洲轴心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领袖进行数十次军事审判。由于审判主要在德国纽伦堡进行,故总称为纽伦堡审判。在这场审判中的被告共计22名,均为纳粹德国的军政首领。另外包括德国内阁在内的6个组织也被调查和判决,其中3个判决为犯罪组织,另外3个则无罪。

或许是出于自己的身份地位或者说阶级局限,我想说我们没办法总是做正义之事,因为正义的代价有时候太大,或许一个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去履行正义,然后他就会被抛弃,再也没有继续正义下去的能力了。

对上述战犯的审判分为12个案件进行,分别为:医生审判案、空军元帅米尔希审判案、经济管理总局审判案(又称纳粹集中营审判案)、特别行动队审判案、中央保安总局审判案、种族移民局审判案、军火巨头弗利克审判案、法本康采恩审判案、军火巨头克鲁伯审判案、纳粹德国政府高级官员审判案、纳粹法官审判案和杀害人质审判案、纳粹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审判案。

最终,丹做出了公正的审判,四人都被判处终身监禁,一片哗然。丹说,各国刑法都有这样的通则,人和人唆使他人犯罪,任何人提供犯罪武器,任何人作为犯罪环节之一,都归属有罪。这是他做出审判的最终理由。四名法官或许也是恶法的受害者,但不公正的审判确确实实做了,这样的结果也算公正了。丹也格外提到,姜宁是个悲剧人物,我们都相信他憎恶邪恶。但是对他灵魂的怜悯,不能同他参与的罪行混淆。

在纽伦堡大审判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经同盟国授权,中国等十一个国家在日本东京开始审判日本战犯。1948年12月23日,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法西斯元凶也被送上绞刑架。纽伦堡大审判是历史上第一次对侵略战争的元凶们进行审判,它开创了将战犯送上国际法庭接受惩处的先河。尽管它对某些纳粹分子和机构过于宽大,但是一批恶贯满盈的首要战犯受到严厉惩罚,法西斯侵略战争的罪行受到揭露,是对法西斯力量的一次全面打击,是和平对战争的胜利,是正义对邪恶的胜利。它将永垂史册。

对于斯洛伐克人的集体谋杀 对于犹太人的集体谋杀 法国人 波兰人...  这是铁证,人人有目共睹。

戈林,希特勒最重要的帮凶之一。这个一战时德国的空军英雄,挺着肥大的肚子,脸上堆满微笑,在公众场合总是摆出和蔼的面容倾听他人讲话,具有极大的欺骗性,被德国人称为赫尔曼大叔。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城府很深、内心狠毒的家伙。正是他帮助希特勒建立了冲锋队和秘密警察,对德国乃至整个欧洲进行特务统治;正是他在担任经济部长期间,无视凡尔赛和约,推行四年计 划,将德国资源的一半用于军事目的,使德国转入整体战经济轨道;正是他指挥德国空军对华沙、敦刻尔克、伦敦、列宁格勒和许多城市进行了狂轰滥炸;正是他与希特勒一起制定了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正是他自认为居功至伟,要求希特勒指定他为元首继承人。此时却装出满脸的无辜,对任何问题的答复总是闪烁其词,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美国大法官杰克逊力排众议,主张通过建立国际军事法庭让罪人服罪。最后他胜利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法庭也随之诞生。

二战临近结束时,如何处理罪孽深重的纳粹分子在同盟国内部引起激烈争论,有人主张活埋,有人主张不经审判就处决,最后主张进行公开、公平、公正审判的观点获得了胜利。用法律让罪人服罪、以公正培育正义、以理性巩固和平或许更为有效。

说到为什么法律上要有这个原则的存在,这也是为了保护公民。只要法律(指刑法)没有禁止,你就可以去做,不用担心在新的法律修改出来后,给你追加上新的罪名。

上面写着Schwurgericht,是一个刑事法庭。(Das Schwurgericht ist mit drei Berufsrichtern und zwei Schöffen besetzt (§ 76 GVG). Es handelt sich um eine große Strafkammer mit Sonderzuständigkeit. Eine Besetzungsreduktion ist ausgeschlossen.)

U纽伦堡的审判,讲述二战后德国纳粹计划法律关系者,三个被告提审的原因是给犹太人施行断种手术,担任主审判长的是美国人赫鲁特,他主张其中两个被告无罪;而德国司法部长亚林克竟对此事保持沉默,但检查官罗森上校却激烈的指责被告,因此三个人展开激烈的辩论。 ​​​​

声明:本文来源若侵犯到您的权利,我们将立即删除,并在下一日发布更正或致歉公告!来源:上海法治报。

这里可以看到被告席后面,钟表下有个门,这个门大有玄机。它实际上是一个小的电梯间,押解的被告人直接从旁边的监狱楼通过封闭的长廊,直通这个审判庭。这个确保押解过程中不会有意外的出现。

2、由于有法律才能保障良好的举止,所以也要有良好的举止才能维护法律。——马基雅弗利

最后结案时法官席上一位法官说:“被告们的所作所为,自认为是效忠国家,这不是法庭可以审判的,只能客观的评价,让历史来验证。”

瓦尔特·冯克,政府新闻总署和宣传部负责人,德国经济部长,战争经济全权委员会负责人,德国国家银行总裁。

里宾特洛甫,纳粹外交部长。他平生最得意的是亲手签署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又亲手向苏联大使递交了宣战书。1941年6月22日上午,当苏联大使来到他的办公室时,他像一头被囚禁在笼子里的野兽,大步地走来走去,神情亢奋、目露凶光。交谈刚进行不久,他打断了苏联大使的讲话,大声叫嚣今天不谈这个,今天的话题是战争!

这时,国际法庭公诉人之一,美国杰克逊大法官义正言辞的说:“有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纳粹党徒,在一个相当大的范围内对人类犯下了前所未有的滔天暴行,谋杀、拷打、奴役,种族屠杀这些行为,难道不是被全世界文明人认为是犯罪的吗?德国法西斯党的种族屠杀、践踏人类权利的那些“法律”、“法令”,是与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和人性完全背道而驰的邪恶的法律,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执行这样的“恶法”,同样,这样的法律绝不能会成为任何人拿来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作辩护的理由。此时这些昔日的暴徒开始哑口无言,之后在经过各种举证、质证、辩论后,历经11个月的审判,23个被告分别被判处了绞刑、无期徒刑、20年、10年不等的刑罚。

个人介绍 范英杰,    烟台大学,大一法学本科生,喜欢思考。    敢于做梦,勇于追梦,但是在能力不够的时候应该把梦藏起来。    最初的动力,只是想让自己的大学生活不堕落,逃避大学堕落的怪圈。    在这里,和各位同学一起共勉,希望我们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和事,让自己的大学生活有意义。

在这些纳粹战犯中,戈林的态度最为嚣张,他一直都摆出一幅毫不在乎的样子,但有时又像个中学生那样,很紧张地拿着个小本子记录着法庭对他的指控。大多数战犯看上去都像丢了魂,而几位陆海军元帅都一直是坐得笔直,像一具具目无表情的僵尸。这些战犯们,都曾一度高踞于希特勒法西斯党最有权势的宝座上,现在,被剥去了头上的光环,穿着不合身的旧衣服,他们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看上去就与普通的街市小民没有什么两样。

原则四依据政府或其上级命令行事的人,假如他能够进行道德选择的话,不能免除其国际法上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