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影片下来,我们还看到导演除了处理角色表演很出色,处理戏剧冲突和节奏段落的功力也非常深厚。

罗伯特·古尓德·萧,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他生于1837年10月,殁于1863年7月,陨落时还不满26岁。他在给父母的信中写道,希望这场战争可以带给所有的美国人享有发言的自由,包括四处逃难的黑人。罗伯特出生于波士顿一个著名的拥护废奴制的家庭,父母与马塞诸塞州州长甚为熟识。放在现代社会,就是个标准的官二代、富二代。他坐拥一切却愿意舍弃一切,为黑奴争取上战场的尊严,这是一种高尚的利他情怀。

这一幕和开始提到的伍兹父亲的做法几乎一样。但对于士兵来说,这样做其实一点不过分。毕竟伍兹比赛的时候不会有枪声,而他们作战的时候不仅充满更多的枪声,更直接面对射击过来的子弹。这也是为什么罗伯特会看似如此苛刻的对待沙特,虽然他作为新兵已经做的很好了。但是毕竟上战场不是赌彩头,更不是玩打松鼠游戏,而是你死我活的战争。用他自己在训练沙特时强调的:一名优秀的射手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连续有效地射击3次。在这3次射击背后的,是熟练的标准动作,以及极强的心理素质抑或抗压能力。这和我们考试应聘参加比赛是一个道理。如果我们想取胜,少玩善待自己的快乐游戏,至少能在更高压更严酷的条件下,训练自己的技能稳定性。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成功运动员背后都有一名魔鬼教练的原因,抑或是这名运动员对自己比教练更魔鬼。

首战胜利后,他带领军队两天两夜急行军赶到瓦格纳堡,请缨作为先遣部队。先行军必然伤亡惨重,而他们在连夜赶路后看起来已经筋疲力尽,连将军都透出一丝担忧,罗伯特却坚定地说:“战斗力与睡眠无关。”

看完这部电影,上IMDb 去查,果然,音乐是James Horner做的,大气磅礴而又动人心魄,这就是他的典型风格,片子的音乐很不错,对于战争片来说这是必不可少的。导演Edward Zwick的作品还有“Legends of the Fall”和 “Shakespeare in Love”,看来是位值得关注的导演。影片拍摄的主题主要是尊严和荣耀,黑人士兵们就算穿上了军装依然还是干着奴隶的苦力,只有走上战场,他们才能获得尊重和光荣。这就是影片的主题。主角Shaw上校是历史中真实存在的人,他的书信至今还保存在哈佛大学。影片有三个场景让我印象深刻,其一是Denzel Washington因为触犯军法而被施以鞭刑。当脱下上衣的时候,这位黑奴的背上已经全是伤痕,皮鞭一次次的抽打到他的身上,而他却始终倔强地瞪视着Shaw上校,最终,流下了一滴眼泪。从小受尽屈辱折磨的他为什么流泪?原因就是屈辱,他穿上了军装,拿起了武器,要为自由,为尊严,为自己的人民战斗的时候,却又一次被抽打,因为自己的过失,这种屈辱,是无法忍受的。Denzel Washington在这一场景中的表现非常出色,镜头对他的脸进行了特写,他的表情从开始的倔强到抽搐,再到眼中充满泪水,最后泪水忍不住滑落,表现得层次丰富,触动人心,最终,Denzel Washington也凭借此片获得了奥斯卡奖的最佳男配角。第二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场景是Shaw上校为部下请缨时,所说的:“There is more than rest and fight, sir, there is character, there is strength of heart.”一群几百年来被称作奴隶的人,他们的身上,心里,他们的家族,他们历史,都铭刻着两个字:“低贱”。如何铲平这个标记?只有战斗,而他们得不到战斗,他们只有被嘲笑,被羞辱,和他们当奴隶时一样,他们慢慢地积聚愤怒和勇气,慢慢地酝酿着爆发,当他们最终被释放到沙场上的时候,什么能让他们后退?什么能让他们恐惧?什么能阻挡他们前进?第三个打动我的场景是:Shaw上校在最后一战前嘱咐战地记者:“If I should fall, remember what you see here.” 然后他放走了自己的战马,和他的士兵们肩并肩的站在一起,冲向敌人的堡垒。在他们被压制在壕沟里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没有希望了,他们失败了,可是,这位年仅26岁的上校拔出手枪,高喊着“54军团,冲啊!”向敌人扑去,子弹击穿了他的身体,这位黑人军团的领袖死去了,在他身后,战起了无数悲愤的奴隶,他们举起了联邦的旗帜,前赴后继的向敌人发起了猛攻!Shaw倒下了,他与他的黑人兄弟们被埋葬在了一起,但是54军团的旗帜却再没有倒下,他们的英勇事迹很快被传遍全国,打动了林肯总统,最终,将近18万黑人被征召入伍,倾斜了战争的天平。Shaw 与他的士兵们,成为了挣脱枷锁为自由而战斗的先驱。我常常想,那些史诗般战役中的普通一兵们,在前进中躲避着飞矢或者流弹,在停下时趴下或者找地方的隐藏,在肉搏中竭尽全力想要幸存下来的普通一兵们,知不知道他们将被后世传颂呢?知不知道会有人为他们正在进行的事业著书立说呢?知不知道他们会出现在电影、小说中呢?知不知道他们每一次小小的鼓足勇气,每一次微不足道的生存和胜利,都在时代的天平上,为正义与解放的一方添加上一枚砝码呢?我猜他们当时并不知道,但是说到底,人如何能够赢得社会的尊重呢?正如同那些二战老兵有理由自豪一样,他们“Made the world a little better.”这就足矣。写到这里,我又想到,我们这一代如何争取到我们的尊严和荣耀呢?JFK在他的就职演说中,为他那一代人争取到了尊严和光荣:“火炬已经传给新一代美国人。这一代人在本世纪诞生,在战争中受过锻炼,在艰难困苦的和平时期受过陶冶,他们为我国悠久的传统感到自豪--他们不愿目睹或听任我国一向保证的、今天仍在国内外作出保证的人权渐趋毁灭。”我们这一代人该怎么做呢?我相信我们将是伟大的一代,我们将是改变中国的一代,当共和国召唤的号角吹响,80年代人,知道该如何去做。每一个人,每一代人,都渴望尊严,渴望光荣,自由、尊严,1789年就已经向世人宣布的这些作为人的基本权力,我们中的很多人还没有拥有,在追求解放中寻找荣耀,这也许就是本片的最高主题,人们都会死去,“主啊,请让我的家人知道,我面向敌人而死!”南北战争之后,尊严的旗帜被插在了太平洋彼岸的那块大陆上,全世界所有的人们,都遥望着它,瞻仰着它,然后用沾满鲜血的疲惫的手,把它捧回自己的家乡。

什么样的电影算得上经典?相信时光会告诉我们答案。那些感人至深的光影,那些真情动人的瞬间,一定会在人们的记忆中历久弥新。欣赏这些经典的外国老电影,不但重温了主人公们的爱恨情仇,更算是回忆了那个泛黄年代的整个往昔。今天,就让我们将最诚挚的感动,献给这些最经典的“老电影”。7月,你打算如何度过这些个炎炎夏日,一起来嘉图参加品乐下午茶之“怀旧经典老电影”吧。本周7月1日将为大家推荐影片《光荣战役》,欢迎参加!

这些黑奴被装船从西非贩运至美洲,奴隶贩子用烙铁在他们身上做下标记。奴隶们带着手铐脚镣,在拥挤密闭的船舱里,一有病疫传染得极快,死亡率很高。1807年英国禁止奴隶买卖后,贩奴船依旧行驶运作,偶遇海上缉查,奴隶贩子便弃船,任由黑奴们自生自灭。

然而,历史上的罗伯特并非从一开始就对废奴运动充满热情。虽然出生于波士顿一个著名的废奴家庭,但他没有盲目追随父母坚定的废奴情绪。所以,他以游学为借口离开美国,在欧洲待了数年。直到1856年,他返回美国在哈佛大学完成学士学位。可仍旧因为找不到人生的目标,于1859年从大学退学。1861年,内战来临。同年,他在纽约认识了未来的妻子安妮,随后他加入了纽约第七步兵团并响应林肯总统的号召保卫华盛顿及国会大厦。

虽无法理解父母对黑奴怜悯的情绪,但他愿意为废奴运动而战,如果美国能因此回归和平统一。他是一个相当理想主义的人,因此一直志愿留在军队中,并在同年5月成为马塞诸塞州第二志愿步兵团的少尉,两年后升为上尉,就是电影一开始的地方。罗伯特牺牲于瓦格纳堡战役,此时与妻子安妮新婚仅26天。

出征前,罗伯特把一叠书信交给记者并说:“If I shall fall,remember what you see here.”(如果我在这战役中注定死亡,请您记住您所看到的一切。)他不是担心自己无法被铭记,而是忧虑他的士兵恐怕失去他的护航,忧虑他的士兵在战场上英勇无畏的表现不能被报纸广而告之。他在海边眺望,面对死亡,他眼里亦有掩饰不住的紧张和恐惧。然后,他放走了他的马,沉静地站在方队的最前方,带领士兵整齐地走向战场。

人们常说南北战争解放了黑奴,口口相传,似乎解放黑奴渐渐成为了联邦最大的根本目的。这就难免出现一个非常蹊跷的局面,即北方怀揣着更为现代的自由思想,和奴役黑人的南方军队争取战争的胜利,最后北方胜利。这种极其脸谱化以及按现在的是非观看来显而易见的斗争真的会被历史允许驻脚吗?

在圣巴巴拉北部的荒地上,当消防员从满是残骸的飞机碎片中找到霍纳时,他已严重烧伤、气绝身亡。没有人知道霍纳人生最后的经历究竟是怎样的。我们唯一确定的是,霍纳死在自己热爱的事上——音乐和喷气式飞机创作出的篇章,在这位天才生命的最后时刻激荡回响。

而黑人神枪手,导演最后是在唱诗的时候给他画了个句号。临战前,黑人士兵聚在一起围着篝火唱诗,唱给上帝的赞歌,诺亚方舟的故事,这是在美国南方黑人教堂才唱的歌曲,有一种战场总动员的感觉,但是丝毫不做作。黑人天生的节奏感就很强,节奏布鲁斯,光是打拍子就让人觉得十分好听。观影是要欣赏美的,音乐和声音之美也是要观众去细心体会的。这场戏最后唱完,要表态了,明天就要上战场浴血奋战,出生入死。导演让几个主角上去演讲,神枪手越讲越兴奋,讲到最后都结巴了,人性的光辉充分流露。更不用说丹泽尔·华盛顿和摩根·弗里曼两个老戏骨的表现都十分棒,镜头是仰拍镜头,让角色站到了相对高位,突出角色的英勇和坚强。

饰演士兵瑞普的丹泽尔·华盛顿表演得令人动容。他不屑地撕开衣裳,满是伤疤的后背是他对抗奴隶制压迫的见证。几鞭过后,桀骜的瑞普留下了委屈的泪水,为自己违规的行为,为自己得不到与白人士兵同等的待遇,为自己辛苦训练却难上前线的渺茫机会。即便他们努力地成为合格的军人,他们仍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甚至像苦力一般在后勤部干活。

而就在昨天,美国当地时间6月22日,电影配乐大师詹姆斯·霍纳就以这种方式,离开了我们。他的私人飞机在圣巴巴拉市坠毁,而当时飞机的驾驶员正是他自己。

1995年,霍纳与梅尔·吉布森合作完成了著名电影《勇敢的心》,霍纳将传统交响乐糅合进民族音乐的手法成为了配乐史上的典范,片中演奏的苏格兰风笛,霍纳张驰迭起、深情沧桑的风格特点留在了很多观众的心中。

最佳男配角得主,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更是凭此片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一位获此奖项的黑人演员。

本片设在内战时期的大背景下,联邦总统亚伯拉罕·林肯下令组建黑人军队。“麻州第五十四兵团”便是其中一支极具传奇色彩的由白人带领的黑人军队。

两人合作了三部影片,最著名的莫过于1997年的《泰坦尼克号》和2009年的《阿凡达》。霍纳凭借《泰坦尼克号》拿下当年奥斯卡的最佳原创配乐大奖,同时世纪金曲《我心永恒》也获得当年最佳原创歌曲奖。

在视觉符号的运用上,导演也做足了功夫。蒙格马利上校带领自己的军团与罗伯特·萧的第54军团去搜刮粮草。蒙格马利的军队与罗伯特·萧的军队同时行进,形成鲜明对比。罗伯特·萧的军队军纪严整,瞬间就把蒙格马利的军队比了下去,也展现了两支部队的指挥官不一样的水平和不一样的素养。这一段戏运用到了红蓝之间的视觉冲突,身着红色裤子的蒙格马利上校的军团,与身着蓝色裤子的第54黑人步兵军团在视觉上也造成了色彩的冲突。符号的影像化处理也是电影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是其他的艺术品种做不到的。

对“尊严”二字的捍卫,是这部片子的主旨,整个剧情蓄满了黑人那种特有的粗线条的悲情,结局部分更是将剧情推向了高潮。

一方面,看似魔鬼一样的苛刻,比真实战场或赛场更严格的训练,才有可能保证稳定高效的动作和执行。虽然那个时刻也许会难受,但事后都明白是为自己的好。

2015年年初上映的《狼图腾》,改编自姜戎的同名小说,由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指导,耗时多年拍摄完成。霍纳的配乐赋予这部影片凄婉华美的旋律,直指人心,音乐与电影画面交融,同情节发展起伏,谱写了一曲自然与人的生命挽歌。

汤玛斯因为身体虚弱,在跑步训练中趴在地上,被白人教官训斥,并用脚踢倒。这一幕被罗伯特看到,直接向教官训话,责问他是否对新兵太严厉了。教官问罗伯特:“那小子是你的朋友,对吗?”在罗伯特承认是一起长大后,教官又对罗伯特说:“放手,让他成长吧。”

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这是一场解放黑奴的战争,但黑人并不能够顺利地轻易参与这场与他们的自由直接挂钩的斗争。在内战中,他们更多的是参加他们“最擅长”的“labour”;在国家公墓制度前,有色人种却常常和白人被分开埋葬,即使挖坟的任务不少是由有色人种部队执行的。和人军队在同一边的北部白人兵团,在面对在干劳役的黑人战友们依然是不屑和鄙视的态度。可见,解放黑奴或者说与黑人并肩作战并不是北方士兵参战的主要原因。爱国或许是其中的更大一部分原因,“基督徒士兵的形象将爱国主义职责纳入了宗教义务的范畴。但在一些情况下,爱国主义与勇气似乎成为了笃信宗教的证据的替代物。”(《这受难的国度》)黑人士兵们并不能从他们大部分白人战友中获得多余的怜悯和尊严。他们询问这场战争的意义,以及这场战争结束后他们能去哪里,有什么东西改变了。罗伯特上校没有能力做出任何担保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能使他们心怀慰藉。只得提醒他们,如果输了战争,等待他们的必定是一无所有和无尽的奴役。只有先摘下“奴隶”的脚镣,才能向更为彻底的自由迈步。奴隶的烙印和鞭痕将在他们的后代中消逝。

霍纳在上世纪70年代末进入电影界,最初是为一些低成本恐怖片或科幻片做配乐。虽然在他早期的配乐阶段,并没有表现出非常杰出的个人风格,但在这段时间,他结识了日后的黄金搭档,导演詹姆斯·卡梅隆。那时的卡梅隆还在做摄影师,但两人的友谊和合作伴随终生。

全剧以澎湃的史诗手法纪录下这一页历史,影片在表现黑人遭虐待的惨况时催人泪下,高潮的尸横遍野作战场面则触目惊心,有反战的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