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习习对人高马大的空手道黑带马修斯是一见钟情,恋爱期间,为对方送礼物、买车、交房租,可惜一片痴心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拳打脚踢。

我琢磨,可能这是对我这阵子练习的考核……我战战兢兢的说:“你……你不会还手吧……再说,我也不会什么招式,怎么打?”

我听完,一屁股坐在地上,装做无所谓的样子说:“哎~~~~随便吧,反正都是让你打,到不如直接让你打一顿了,不练了不练了~~~~……”

如今,魏永康已经娶妻生子,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媒体曾做过一次追访,尽管曾雪梅依然希望按照自己的方法把孙子培养成才,然而魏永康夫妇却坚定地表示只希望孩子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我躺在一个很大的屋子里,我爬起来,揉着脖子,四下观看……原来,我在一个很大训练厅,大厅的中间是一个擂台,而四周则是一些木桩,哑铃一类的训练设施,等我向西北角望去的时候,我却看见雷玲坐在一个长凳上,喝着水,她穿着一身道服,头上满是汗水,一定是刚刚练完,看她喝口水,然后急促的呼吸着,胸脯一起一伏……我才发现,他身材也好棒~!

如果你是个女生,出生在约旦,意味着你有68%的概率会被家人虐待,48%的概率,光天化日走在大街上就会出问题。

门口站的正是她的师姐——雷玲,我吓坏了,因为她的表情是如此的难看,本来就不会笑的脸更加的阴沉了。而被里包的叶清则羞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中国留学生毕习习(又作毕曦希)被外籍男友马修斯打死的消息传遍了华人圈,死因是多次严重的钝性受伤。

17岁就得了武术青年亚锦赛的冠军,还是跆拳道黑带三段,但这都不算什么——因为,Lina出生在约旦。

刚开始的时候,跟着她的学员都是朋友、亲戚。后来竟有越来越多的姑娘寻上门,“听说你这里能够学习如何防身?”

雷玲冷冷的回答:“死不了。没用的别问,现在开始训练,你先吃饭,在那边……”她向一边指了一下,我转头看去,哇,好吃的东西很多哦,蔬菜,肉,很丰盛,但是也很多(对于我)。

受虐倾向的背后,是安全感的极度缺乏。她渴望有一个孔武有力的人来爱自己,保护自己,哪怕换来的只是伤痕累累。

什么样的孩子才是真正的勇敢坚强?那些被爱围绕的孩子。如果一个人没有被迫害的经历,又怎会有“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心态。

我为毕习习的故事惋惜,可至少,她还能为我们敲响一记警钟。更让我难过的,是今时今日的大众传媒还在热衷于宣传董卿郎朗们的成功之路,向那些年轻的爸爸妈妈们输送着残酷的成功学。

我养育你,是因为而且只因为我是你的母亲,我爱你,我要你幸福,而不是成为我心中的样子。我想要什么样的人生,我自己去完成,你只对自己负责,用你喜欢的方式去过好一生。这才是真正的爱,宽阔爱你,偏颇爱你。

直到我怀了孕,感受到这个小小的生命在我的肚子里翻滚踢腾,我问自己,我对这个孩子有什么期待。那一刻我竟然开始恐惧,我没有想过他可以成为谁,但是我最怕他成为下一个我。

我慢慢低下头嘟囔道:“哦……”我突然出手,一记直拳直打她面门,想出其不意,可是她反应奇快,一扭头就躲了过去,我用脚顺势扫她下盘,可是当我踢到她那不动的小腿的时候,感觉想踢到了铁棍,我疼的满地打滚……她却面无表情……

雷玲也是一愣,而我则愤怒到了极点……叶清已经不止一次救我,因为我受了多少伤,我对她放肆,她却为我挨打,我心里的感激,后悔,心疼,愤怒,一股脑的冲了上来……我大吼一声,扑向了发愣的雷玲……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打扁她……我想起叶清曾经交给我的招式,一个手刀劈向了雷玲的脖颈,然而,雷玲的反应速度实在太快了,在我手马上就要砸在她身上的时候,她一错步就避开了我的攻击,我却因为用力过大,失去了平衡,身体向前冲去,这个时候雷玲在我的后颈上一记手刀砸了下来,我就觉得浑身一震,再也站不住了,一头栽在她的脚下,在我昏迷之前的一秒钟,我发现,这么快身子的她竟然穿着一双……拖鞋……

从郑州空姐事件到温州女孩,虽然滴滴高管再次发文道歉,但是逝者已矣,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

然而Lina说,如果让女孩子变得自信、强大,意味着要付出这么一些代价,那太值得了。

而在尚未过去的10月,大明星Emma Waston(《哈利波特》中演了女主)刚刚拜入她的门下,戴上拳击手套,一招一式,帅气又漂亮。

可惜太多的虎妈狼爸们仍然重复着曾雪梅走过的路,希望孩子成为下一个郎朗、董卿、丁俊晖。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一个多小时,我累的快死了,而她却象石象一样屹立不动…那种轻蔑的表情让我气愤,而她还说我是……说我是个没用的蠢猪……我气死了~(有我这么瘦的猪吗)…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我想到了一个整她的绝妙的办法,她还是让我攻击她,但是,我对她说:“老师,你太厉害了,这样我根本没法攻击到你,我希望你能降低些难度……可以吗?”

我从九岁就开始期待自己的死亡,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一觉睡下之后再也醒不来,18岁之前,我觉得自己就是另一个太宰治。可是没人知道这件事,他们看到的就是一个坚强乐观开朗的女孩,我在人前比谁都爱笑。

一个半月后的一天,早上起来,她忽然对我说:“现在你可以试着攻击我,我会站在原地不动,现在开始,打我……”

大人和小孩所表现出的反差,让人不禁纳闷,什么时候“像女孩一样”,变成了一种侮辱人的话?

大概是上辈子转发了几百条锦鲤修来的福气,出生在约旦的Lina,却有一对十分开明的父母。

我曾经分享过一篇呼吁不要逗孩子、呵护孩子稚嫩的自尊心的文章,不止一个人跑出来留言说,孩子如果“逗逗”都不行,那怎么成长,否则只会培养出玻璃心。

20岁的Lubna,在自家公寓的电梯里,被一个男人掐住喉咙准备实施强奸,她尖叫着挣脱后,回到家,却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