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器无遭到侵害的痕迹,肠子等脏器被冲洗后塞入腹腔,下腹部有一个类似做过子宫切除手术的伤口,子宫被取走。总体而言,下半身的脏器丢失较多。警方调查后发现不排除死者是在活着的情况下被切开的。体内的血液基本被放尽,尸体内外全部被用水清洗过,甚至曾被冰冻。

1987年出版的《黑色大丽花》,是詹姆斯·艾尔罗伊“洛城四部曲”的第一部。该书让评论界将其视为创作严肃文学的作者,小说在一宗悬案的史实基础上,虚构了两位侦办此案的洛城警探和这对搭档暗中破案的过程。

这也使得警方破案的线索微乎其微,警方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在周边排查凶手,寻找目击证人,但并没有什么收获。

当时,德怀特以为房屋里有匪徒瞄准他,是李先发制人救了他,他不知道走过来的行人才是李的目标,那人是一宗银行劫案内幕的知情人,捏着李的大把柄,而李正是来找他麻烦的“腐败警察”;而德怀特和李都不知道,草丛中让那位女士大惊失色的“死女孩”,会把两人从纳什案里拖走,让他们分崩离析,一个抵达真相,另一个抵达死亡。

其实,两位有一定正义感的主角也无法独善其身。电影旁白讲述最初他们合作办案的好时光,只有寥寥几句,说他们抓了多少嫌犯,俨然是两位警界楷模,而书里李让德怀特明白了“干警察是怎么一回事”,可不仅仅是这些内容,他们要情报时一唱一和使用暴力,打破车窗把欠款的车开回汽车商那里赚外快,李还从黑帮老大手里拿赛马的内部消息。

但警方强调蓝可儿并无精神问题。2月19日,失踪三周的华裔女生蓝可儿的尸体被发现在她所住的洛杉矶酒店Cecil顶楼的水箱中。

在尸体被发现的前一天,一名叫罗伯特·曼利的推销员开车送她到去往芝加哥的长途汽车站,她说要去看她的姐姐,但是没人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坐上那趟长途车。

脚踝处有被捆绑的伤痕,伤痕面积大,伤口自下向上翻起,被害人可能被倒吊过,双腿自膝盖位置骨折,大腿有多处伤口不深的刀伤(大部分是划伤)以及瘀伤,其中左大腿前侧有一较大的伤口。

英俊的硬汉侦探乔什•哈奈特在追踪真相的过程中一步步陷入危险的处境,斯嘉丽•约翰逊的性感金发红唇,以及令脆弱的男主角既幻想又恐惧的蛇蝎美人,硬光下对比强烈的大面积光与影,以及降低了饱和度的消色画面刻画出的光怪陆离的洛杉矶社会与被欲望扭曲的人性。

在案发后的1949年一月份,警方在伊丽莎白最后居住的旅馆内发现了斑斑血迹,并从伊丽莎白的生前购物信息,和最后的联系人上锁定了迪伦,但是牵涉人员身份敏感,所以警方不了了之。

1947年1月15日的洛杉矶,报纸上记录这天的早上清冷阴霾,一个家庭主妇带着3岁的女儿去鞋匠那里,街上行人并不多。在市中心的诺顿大道与大剧院街交会处附近,她们经过了一片乏人打理的草地,被路边草地上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吸引了注,初一看,还以为是一个破碎塑料模特架子。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她们又凑近仔细看了一下,那是一具货真价实的尸体!白人、女性、赤裸、拦腰斩断、脸有泥泞。女人慌忙抱起女儿狂奔向最近街区的警察局。

蓝可儿在电梯里一系列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异动作,为本案灌入了太多的灵异色彩,引起中国网民的强烈关注,并称之为“灵异事件”。

《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6月下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广大读者以个人名义分享至朋友圈

目前警方还不能确认蓝可儿的死是属于他杀,根据蓝可儿之前在电梯前诡异的行为,或许当时蓝可儿精神确实出现了问题,也不排除蓝可儿自杀的可能。蓝可儿事件“画皮”背后的真相到底如何,还有待有关部门进一步勘查。

死者头部有内陷式骨折,估计大约是类似棒球棍那样的钝器造成的致命伤。其他身体部位如气管、甲状腺或舌骨上都没有找到窒息可能带来的外伤。另一个可能是窒息而死,因为死者的口腔里塞满了用来止血的蜡,可能是大面积的嘴部割伤造成面部大出血,倒流入肺部导致其被呛死。

上半部分:头部内陷式骨折,面部多处瘀伤,嘴部自嘴角向两边割开,伤口呈锯齿状,下颌骨与咬合肌均被切断,伤口直至耳垂,该伤口使得被害人面部看似呈现一种诡异的笑容(很明显是参照了小丑化妆的样子)。很反常的是,口腔已经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腐烂,而且里面塞满了可能是用来止血的蜡。颈部无明显外伤,但有被捆绑的痕迹。胸口伤口多,主要集中在两乳房位置,右侧乳房几乎被切掉,其他伤口多为锯齿状切割伤,另有多处烟头烫伤。上半身的脏器被塞入胸腔,经解剖,胃内无半消化状的食物,但是部分残渣显示被害人曾经吞

从被害人所有的伤口判断,被害人是被用大型砍刀类武器分尸,其死因存在多种可能性,但是毫无疑问,她在死前被惨无人道的折磨了36至48小时,犯罪人用于折磨她的凶器应当是短刀以及棍棒等。

洛杉矶警署用了3年时间调查这个案件,前后有数百名有可能存在嫌疑对象接受了调查,但是最终一无所获。本案遂成为了二战后美国加州历史上最耸人听闻的悬案。

蓝可儿如今频繁地被太平洋两岸的各大媒体提及。这个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华裔女大学生独自前往美国加州旅游, 1月26日入住洛杉矶市塞西尔酒店(CecilHotel)。但自从1月31日之后,她便音讯全无,家人随后报案。

米拉德看见有好几辆车拐上诺顿大道,径直朝骚动的中心驶来,于是停止了发号施令;我低头打量尸体。技师还在从各个角度拍照;李还在往笔记簿上写东西。聚在人行道上的警官时不时瞥一眼尸体,随即立刻转开视线。街道上,记者和摄影师拥出车辆,哈利•希尔斯和一群制服警察排成一列拦住他们。我有盯着尸体看的冲动,于是从头到脚把它仔细端详了一遍。

于是马克·汉森就指使一位名叫莱斯利·迪伦的年轻人替自己甩掉伊丽莎白。但是,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名叫迪伦的年轻人,其实是一位阴茎只有八岁孩童大小的心理扭曲者,他曾经在停尸房工作,对尸体的处理手段十分娴熟。而且他也曾经喜欢过这位经常出没在自己眼前的美女。于是惨案发生了。

被害者:Elizabeth Short。生前以演员为职业的Elizabeth可能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名字会以这种悲惨的方式流传于世。

我跑出房间,跑下楼梯,绕过屋角上了诺顿大道,李紧跟着我。看见验尸官的货车和照相师的座驾吱吱嘎嘎地急刹车,我飞奔起来。哈利•希尔斯当着六七个警察的面往嘴里灌酒;我在他的眼中瞥见了恐惧。几名照相师已经走进空地,呈扇形散开,各自把相机对准地面。我挤开两名制服警察,看清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哥哥张国荣逝世十年,其死亡原因至今仍是一个谜。而环顾全球,远至迈克尔.杰克逊,近至华裔女孩蓝可儿,许多让人不解的死亡事件成为历史悬案。在张国荣惊世讯息即将公布的这个时刻,四川新闻网小编重新梳理了一下全球十大大死亡谜团,一起来回顾。

除了真实的大丽花案,小说的两位主角“冰先生”德怀特·布雷切特和“火先生”李·布兰查德还同时在应对两宗虚构的案件,影片将它们保留下来。该片可圈可点处实在有限,其中一处是21分钟开始的一个长达1分钟的长镜头。这个镜头将3条穿插并行的线索并置于同一时空:

作为美国当代最著名、最出色的犯罪小说作家之一,詹姆斯•艾尔罗伊的作品有着浓厚的黑色悬疑色彩,而罪恶、性欲、极度病态和颠倒混乱的人物更仿佛成为了他的作品的标识符。

李蹲在尸体旁边,拿着袖珍笔记簿记录。我指着北边说:“‘小弟’纳什租下了那幢公寓背后的车库。我们正在检查房间,看见这儿闹哄哄的就过来了。”

贝蒂——伊丽莎白·安·肖特——“黑色大丽花”,最终被安葬于奥克兰的一处公墓中,在她的葬礼上,只有六名亲友来凭吊了这个年仅22岁的,命运悲惨的女性

1947年1月15日的上午10点,在加州洛山矶,一位母亲带着孩子忽然发现了路边的尸体,一开始她以为那是废弃的人体模型,但那并不是!

相信很多读者都知道在各种“世界未破疑案悬案”的榜单上,除了“开膛手杰克”“十二宫杀手”等,“黑色大丽花”谋杀案也是经常出现的一个案例。

突如其来的惨案牵动了洛杉矶警局的全部警力,一对年轻警探——布雷切特与布兰查德——奉命参与办案。两人既是搭档,也是密友;既是拳坛上的对手,也是情场中的竞争者。但黑色大丽花就像一个冰冷的黑洞,将个性经历天差地别的两人先后拖入她那无法逃脱的魔咒之中。一种黑暗的痴迷驱使着两人去挖掘她过往生活的每一块碎片,去天涯海角搜捕杀害她的凶手,去毫无保留地占有这个女人——即便是在她死后。这段地狱般的旅程带着他们穿越四十年代好莱坞那光鲜外表下的肮脏与虚伪,追踪一个天真又可悲的女人生前留下的每一个脚印,直至进入这段扭曲人生的心脏。人性的弱点、情感的创伤将在重压之下被推至疯狂的边缘,他们的人生也将被大丽花彻底改变。

虽然在情节叙事上不及原著小说精彩明晰,也在改编挑选原著千丝万缕的纷繁情节中有所迷失,却也不失四五十年代好莱坞黑色电影所具备的基本元素,并成功地在视觉方面将此案的悬疑恐怖,原著描写的荒诞与深刻感表现了出来。

毒理学研究认为,杰克逊死于服用了大量致命药物,而给他这些药的就是他的私人医生。但也有人认为,杰克逊实际上已经被转移到了另外的地方。

2006年由一贯以黑色电影著称,被誉为“美国的希区柯克”的悬疑大师布莱恩•德•帕尔玛导演拍摄为同名电影《黑色大丽花》,由乔什•哈奈特与斯嘉丽•约翰逊主演,并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提名。

戴夫首当其冲地被警局抛了出去——一个靶子,“一个吸引火力的坏警察”。凶猛的火力来自四面八方:当地政客、洛城警局高层、黑道大佬、头号毒枭——所有人都要不择手段地守住自己的肮脏秘密。对于克莱恩而言,清算的时刻到了。

黑色大丽花案虽然并未侦破,却为不少小说家、电影人乃至乐队提供了创作题材。最为著名的莫过于美国犯罪小说作家詹姆斯•艾尔罗伊的同名小说,其使得“黑色大丽花”成为众多悬疑迷、惊悚迷心中的经典。

警方出动了四十名警官排查跟她有关系的人,重点检查了各处的下水道、垃圾箱和洗衣店,希望找到有血污的衣服,但都一无所获。警方还调查了肖特的父亲克里奥,他住在离案发现场只有三公里的地方,但他告诉警方自己已经三年没有肖特的任何音讯了。

马上就要到年底了,不少年轻的朋友都想趁着年假四处逛逛,排解一下一年之中的憋屈和苦闷。

一个合租室友告诉《洛杉矶时报》,肖特没有工作,她每晚都会到好莱坞大道上徘徊,然后带回来了不同的男友。她经常用身体向任何对她有兴趣的人换取食物、酒、香烟、衣物甚至仅仅是一张可以过夜的床,有证据表明她也曾经偶尔卖淫来挣一点生活费,但这些为数不多的钱也花得很快,因为她宁可挨饿受冻也不愿意缩减在服饰方面的开支。

地点:美国加利福尼亚,洛杉矶,中心住宅区39街诺顿街区。时间:1947年1月15日上午10点左右。一名叫贝蒂•勃辛格的家庭主妇带着自己3岁的女儿路过诺顿街区一片茂盛的草地。勃辛格似乎看到那里躺放着一具残破的人体石膏模型,但她们靠近时,才震惊的发现这原来是一具被肢解的赤裸的女性尸体。贝蒂•勃辛格立即奔向就近的街区报警,警察在犯罪现场没有找到任何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