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父亲常年在外攻读学位,而母亲又花了大量的时间躺在床上并且沉迷药物,丹莫的童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爱。在四岁那年,丹莫被确诊患上了小儿疝气症。这是一种在4岁以下儿童中极易发病的生殖系统疾病,丹莫立即被送往医院并做了手术。这场手术对丹莫的一生都产生的巨大的影响,有人将他日后反常的性癖好同这场手术联系在了一起。丹莫的父亲也提到,在手术前,丹莫是一个“充满能量、非常快乐的小孩”,可手术后的他完全变了一个人,性格变得十分孤僻,不自信,并拒绝同他人交往。

李廓那个匪夷所思啊!于是,他特意找来其中一个窃贼头头,细问其中的原由,见实在躲不过,无奈之下,这名窃贼首领告诉了李廓一个“秘密”,原来这吃人肉的法子是一个“业内高人”传授的,这人说,若是在“行事前”吃些人肉,那么吃过人肉的贼寇便会自带“迷幻”功能,夜入人家,不仅家人会昏沉不醒,即便是还未入睡,也会像中了魔障一般,呆傻不知反抗。如此一来,便是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了……

说晚唐时候,有个颍州刺史李廓,为官期间曾抓获过七个窃贼,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这些窃贼每每在行窃之前,都会集体先杀几个人,吃点人肉再开工。

1.http://en.wikipedia.org/wiki/Jeffrey_Dahmer

在一个相对静态的社会环境中,固话的阶层、教育统统都不能改变命运,这样的社会中,真正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只存在于变革的风口处,下海经商是,炒股票是,炒房产是,如今,炒币依然也是。

大意就是说,当时在两京,指的是唐朝的两个顶级城市洛阳和长安的很多旅社墙壁上,会有人故意画上一种长得像鹦鹉一样的鸟,叫鹦鹆[yīng yù]。千万别以为这是普通的涂鸦,其实,这是窃贼间互通音信的记号,业内黑话叫“鹦鹆辣”,窃贼间以鸟嘴的方向作为行事的标记,如组织活动的方位,当晚作案的人家方向等,类似于今天有贼在你家门口画个圈,他家门口画个叉之类,不仅如此,窃贼还会在墙上画茶碗,并以所画茶碗碗口的大小来标明行事的轻重缓急,另有说法是,暗示同伙当地官府捕快的多少、行动,甚至近期打击力度等……

拓师长在说完这句话后转变了语气,平静之中多了几分急迫,顿了顿继续说道:监控录像显示,5月7号凌晨3点35分,核电站控制室的一位工作人员突然变得焦躁起来,身体似乎不受控制了,他如精神错乱一般的胡乱的按动着控制板面上的按钮。这导致核反应堆的运行参数发生改变,并致使核反应堆冷却系统运行停止,而终止核反应的铅板也没有落下来。核反应堆温度过高,引发了爆炸。只只是几十秒的之后,他就倒地不起。然而不到五分钟之后,他又重新站了起来,但是他的头发开始掉落,皮肤开始腐烂。我们怀疑这位工作人员收到了生化攻击。说到这里,拓师长把那支快抽完的烟摁灭,我以为他会停下来喝口水,没想到他又点燃了一支烟。这次他没有给我递烟,当然也没有让我说话的意思,我只好听着。他继续说道:这位工作人员的样子就像之前一个很火的美剧,叫《行尸走肉》里的那个……那个……行尸?我很惊讶像他这样的人也看美剧,正好我也看过这部美剧。看到他似乎想不起来行尸这个词,便忍不住替他说了出来。但他似乎并不领情,仍然自顾自的说道:就像里面的那些食人者。他并没有用我给他提示的词,仍然自己想了这么个词。整个过程都是他一个人在说话,他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仿佛我根本不存在:我可能描述的不太准确,不过你可以自己去看看,那个工作人员他还活着。直到说完这句话,他才抬头看着我,直直的看着。这眼光里没有军人应有的坚毅,而是一种混乱的茫然和深深的,恐惧!什么?那个工作人员还活着?!我一时间不知道是被他的直视还是所说的话吓到了,说话显得语无伦次:那个,他没有被炸死吗?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显得自己不专业。核电站控制室离核反应堆较远,即使核反应堆爆炸也不至于把控制室的人炸死。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他真的是被生化攻击了,皮肤都开始腐烂,应该是属于比较致命的伤害,怎么还活着?但我没再改口去问。果然,拓师长略带轻蔑的看了我一眼:不仅没死,还活的很欢实!他说那个“活”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拓师长也没有解释为什么那个工作人员没有被炸死,想来他也知道我知道其中的原因,给我留了点面子。他或许只是对于我一副吃惊的样子显得不屑。我偷偷看了看周围战士的脸色,他们还是一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庄严相。我可以去看看他吗?就现在!我想象不出来这个“活”究竟是怎么个欢实法。当然可以,我已经说过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师长说着抬手指了一个人,示意让他领我去。我看一下那个人的肩章,两杠二星,中校,至少是个正营职。这个人领我从帐篷的后面一个门出去,师长并没有跟来。转了几个弯后,我们来到一栋建筑物前。 到这儿之后才发现,这里的警备级别更高。所有的战士都荷枪实弹站着,完全可以用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来形容。走到门口,站岗的解放军战士拦住了我们。这个中校的人出示了一张什么证件,才走了进去,却不让我进去。中校说:你等一下,我进去给你拿一下证件。不一会儿中校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卡片,这应该就是那张所谓的证件。值得诧异的是,这张证件上竟然印着我的名字和照片,而且摸着还热乎乎的,好像是刚做出来的。更诧异的是,证件照片上的我穿的就是我现在穿的衣服,发型也是我前几天理发时刚做的。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怎么给我拍的照片,然后做出来的证件。看来进入里面的通行证件只有里面才能印发出来。出示了证件之后,外面的战士才让我进去。进去以后,又有一道门。我看到那个中校在门边的一个感应器上刷了一下,门才开了。你也刷一下,中校说。我也只好照着他的样子刷了下。进去之后是一个大厅,里面的空间感觉比外面看起来要大的很多。但里面的人并不多,只有十来个,使得整个大厅显得空空荡荡的。但是这里很是吵杂,时不时的有一些难以描述的声音混杂着人的说话声传过来。这种难以描述的声音好像是某种动物的叫声,但是我从来没听过。顾不得我观察环境,中校把我引到一群人面前。那群人正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显然对我的到来没有特别的重视。中校在人群中拉出两个人,向我介绍着其中的一位:这位是国家紧急疫情处理中心的专家、军区总医院的特级医生和军事医学科学院的教授,也是中国科学院的院士,高平博士。我向高博士点了点头。中校又向我介绍另一位:这位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李志坚副部长,擅长应对恐怖主义袭击,也是国际上有名的刑侦和生化武器方面的顶级专家。我也向李副部长点了点头。听完中校的介绍,我不禁暗自吃惊。为处理这次事件,出动的都是高级别人物,看来事情确实不简单。 这二位人物我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早有耳闻,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面了。接着他又向高博士和李副部长介绍了我:这是国家紧急事故处理中心的负责人, 陆志豪处长。高博士是那种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在平时他应该是温文尔雅,处变不惊的,但是今天他显然显得有些慌张。 即便这样,他还是和我快速的握了握手,以表示对我的欢迎。李副部长应该也是军人出身,看上去沉稳有力。我们也彼此都互相握了握手。李副部长说:基本情况你应该基本了解了,我就不多说了,请随我来!说完他便转身向大厅深处走去,更准确的说,是向我刚才听到的种难以描述的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我紧走几步赶上了李副部长和高博士,和他们并排走着。接下来,我看到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掉的场景。18/05/07于北京西山口

食欲和性欲是人的本能,而对于处在被家庭监护阶段的未成年人而言,这两大欲望无疑都在监护人的控制之下。这一点在本国更是十分明显。所以当从出生以来便是素食主义者的女主顺从父母、顺从餐厅服务员,顺从强势姐姐和霸道的学长,甚至不敢忤逆无故降低她分数的教授时,相信很多人都会对这个毫无攻击性的优等生产生共鸣与同情。但我们显然也会对她“沉默中的爆发”有着隐隐的期待。

1966年,为了让莱昂内尔在攻读博士学位之余能够更方便回家,丹莫一家搬到了俄亥俄州的道易斯顿市。同年12月28日,丹莫的弟弟出生了,他亲自为自己的弟弟命名为“大卫”。大卫的诞生,把丹莫身上仅有的那些关爱也给夺了去,丹莫开始更加痴迷地去收集动物尸体,除了蝴蝶、甲虫和其他小动物以外,丹莫有一次甚至从路上捡回了一只被车撞死的狗。

结果。。。在那一天之中,佐川一政细心的为她讲解了如何杀害女孩还吃了吃了!!!的过程之后,花姑娘吓得不轻。

我始终痴迷于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人成为连环杀手?出于朴素的正义感,很多人会说,那些罪犯本就是变态,反社会性人格的怪物,他们不值得任何怜悯和同情。诚然,我们的社会需要这样的正义感,但这种正义感已经够多了——总得有人要暂时挣脱这种义愤的情感,去试图理解连环杀手,才能实现预防和拯救犯罪。

步入了青春期后,丹莫发现,自己对于男性有着无法遏制的欲望——他是一名同性恋者。他迷恋上了一个经常在他家附近的公路上跑步的男人,迷恋上了他大汗淋漓的脸庞和肌肉发达的双腿。但丹莫太过内向,他不敢主动去同这名男子搭讪,相反地,他会在自己的幻想中同这名男子交往。他幻想这名男子毫无意识地躺在自己身边,然后他再同这名男子发生关系。一次,他不再满足于幻想,拿着一根棒球棍守在了路边,想要让自己的幻想成真。只是那名男子并没有在那天出现,而丹莫也放弃了蹲守,并再也没有这么做过。

电影中女主贾斯汀的剧烈瘙痒、抽搐、害怕,被很多评论者理解为性欲的觉醒与挣扎。未免过于文艺了,这明显是克鲁病发作的症状。由此可见,朱莉娅·杜可诺脑子里还是干货满满的。

“或许是我想错了,”雷尔夫没有急着享用他的食物,而是他优雅的用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我并没有看到我想要看到的!”

他的演技没人会去称赞,也没有人会去贬低。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个天分,至少他之前从没上过任何与表演有关的课程,一节也没有,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是一个满是“食人者”的世界。

5月24日,丹莫遇到了31岁的聋哑人托尼·修斯(Tony Hughs),通过书写的方式将其引诱至自己的公寓中。在公寓里,丹莫再次实施了自己的“僵尸改造”,但托尼并没有撑太久,很快便死去了。丹莫对此十分懊恼,将修斯的尸体扔在了自己房间,没有多加处理。

谋杀雷蒙德·史密斯大约一个星期之后,丹莫在“凤凰”酒吧(The Phoenix Bar)遇到了27岁的爱德华·史密斯(Edward Smith),并将他带回了公寓,在公寓中同他发生关系过后用老办法将其杀害。这一次,丹莫买来了一个冰箱和230加仑的盐酸,用以浸泡爱德华的尸体,并在冰箱中将爱德华的骷髅保存了几个月,而头骨则一直浸泡在盐酸之中。几个月后,丹莫在移动爱德华的头骨时不慎将其摔碎,于是他将爱德华剩下部分的骷髅也一并遗弃,因为它们已经不再完整了。

人类这种动物出现初期,不同部落的男人为了抢夺仅有的食物而厮杀,场面血腥,不过实在没抢到食物的时候,人肉吃起来也是蛮香的。

试想一下,当你去菜场买菜,连卖白菜的老太太都在劝你买币,得多么可怕,因为再无人可以托低,泡沫就会破了,而之后会发生什么?

食欲方面,新生入学时惨烈的泼血仪式和在姐姐与学长半强迫吃下生兔肾脏,使贾斯汀产生了全身瘙痒的生理反应。此后,她决定尝尝肉的滋味。

然后用油炸了沾上芥末品尝,在吃的同时播放RH生前录制的诗歌朗诵,并且用勒妮的内裤作为餐巾。

餐桌上的美味是世人难见,弥漫着奇妙的芳香。但是与房中仅有生气,不加言语的沉默女士相比,这种丧失了灵魂本质的事物还不足以让雷尔夫将思绪转移。

本片在瑞典哥德堡电影节放映过程中,有超过30人提前离场,还有人呕吐并晕倒。很多评论要么说《生吃》是一部故作惊世骇俗,实际只是隐喻少女青春成长的小清新片;要么说这是一部充满激进女权意识的先锋片。如此理解不能算错,但有些流于肤浅。在我看来,显然这些评论者低估了导演朱莉娅·杜可诺在人类病理领域的知识储备和她在电影语言层面的庞大野心。

6.http://prabook.com/web/lionel.dahmer/3714973

在莱昂内尔得到了自己的化学博士学位后,他在俄亥俄州阿克伦市获得了一份化学分析师的工作。1968年,丹莫一家搬到了阿克伦附近的巴斯市,住进了一家被森林环绕的郊区别墅,莱昂内尔在屋外搭建了一座小木屋,用来堆放自己的化学器具和材料,而这里之后也成为了丹莫小小的天堂。受到父亲的影响,年幼的丹莫开始对化学产生了兴趣。10岁那年,丹莫在一场晚餐上询问父亲,如果用漂白剂溶液泡鸡骨头会怎么样。一直担心自己的长子太过内向和孤独的莱昂内尔非常高兴,他认为丹莫找到了自己的爱好,于是,莱昂内尔开始手把手地教会儿子如何安全地使用漂白剂溶液去溶解动物的肌肉,再如何从溶液中收集骨头,为儿子制作骨头标本。

谋杀雷蒙德后不久,丹莫又在酒吧中看上了一名年轻的西班牙裔男子LP(由于受害者未成年,因此他的名字并没有被公开,法院仅提供了名字缩写),LP外表看上去在16岁上下,被丹莫带回了公寓。那一夜丹莫的安眠药已经用完了,于是他上军需用品商店购买了一把木槌,以作凶器使用。在二人发生关系过后,丹莫让LP把头躺在他的肚子上,给LP拍摄了一组照片。正当精疲力尽的LP松下防备时,丹莫用那把木槌袭击了他的后颈背,但这并没有击晕LP。LP当即站了起来,一边嚷嚷着要打电话报警,一边离开了丹莫的公寓,可不久后他又回到了丹莫面前,伸手向丹莫索要零钱打出租车。

然而搬来这座公寓后的第一次下手,丹莫就出师不利。一天夜里,丹莫带一个年轻男人回到公寓中,将平时用来放安眠药的咖啡杯递给这名男子,自己也拿起一个杯子同这名男子一起喝下饮料。然而意外的是,丹莫在喝下饮料后突然感到天旋地转,失去了意识——原来他拿错了杯子,喝下了放有安眠药的那一杯。当丹莫再醒过来时,那名男子已经不见了,而丹莫钱包里的现金也被一扫而空。丹莫没有选择报警,但他事后确实是向自己的假释官报告说自己遭到了抢劫。

即使再内向和孤僻,丹莫也还是得进入学校读书。在进入里维尔中学(Revere High School)后,丹莫毫无疑问成为了学校里的边缘人物。他的外貌平平,并不惹人喜爱,孤僻的性格使得没有同学真正的能够和他成为朋友。但逐渐长大成人的丹莫同样想要获得他人的肯定和关注,于是他开始在学校里扮演一个“怪人”。他时常间歇性地在学校里发出怪声,或是在其他公共场合行为荒唐——比如在超市里推翻别人辛苦搭好的货架、将花束扔在一个老妇人的脸上。丹莫荒唐的行为很快让他出了名,学校里甚至出现了一伙颇有讽刺意味的“丹莫党”,专门对丹莫“顶礼膜拜”,怂恿他去做更加出格的举动。毫无疑问,这些人只是把丹莫当成了一个好笑的怪人,然而丹莫却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真正的朋友。在狱里,丹莫曾说过,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高中度过的。

贾斯汀从“承受者”到“狩猎者”的剧烈转变,让观众无法自拔地处于亢奋状态中。而当剧情的高潮——食人来临时,诡谲的画面和电子音乐带来的沉浸效果,更是使人无论在视觉还是听觉层面,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唯独难以填饱的,是被这部电影诱发的食人冲动!

7.http://www.geni.com/people/Joyce-Annette-Dahmer-Flint/6000000013375032711

1635年的荷兰郁金香花卖的可贵了,一朵花的价值堪比同等重量的黄金,后来有人抛盘,价格雪崩,无数人倾家荡产,纷纷跳楼。

7月5日星期五,丹莫在芝加哥遇见了25岁的犹太波多黎各移民杰瑞迈·温伯格(Jeremiah Weinberger),出钱将其诱骗回了自己在密尔沃基的公寓。整个周末,二人的相处都极为融洽,丹莫并不愿意杀掉温伯格,而是更想让温伯格变成他的“僵尸”,于是他改变了自己的“僵尸改造”方案。

1991年6月30日,丹莫前往芝加哥参加当地的同性恋骄傲游行,在游行中认识了20岁的马特·特纳(Matt Turner)。丹莫成功说服特纳前往密尔沃基,将其带回了自己的公寓。在公寓里,丹莫和特纳一起看了《驱魔人3》的录像带(这是丹莫最喜欢的一部电影,也是美国影史上最吓人的恐怖片之一),日后丹莫提到,在行凶前观看公布片会让他“更有兴致”。在喝下放有安眠药的饮料后,特纳被丹莫用老方法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