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部就是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郑佩佩饰演碧眼狐狸。该片是与情字有关系的,意乱情迷,其中的绿色,竹林晃悠其实是情欲流动的重要场景。郑佩佩饰演的碧眼狐狸和章子怡饰演的玉娇龙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就像她说:“娇龙,你是我毕生的痛,你是我毕生的爱。”

当时邵逸夫和陆运涛,都会放长城和凤凰电影公司的片子,所以他们其实有非常重要的和大陆之间的连接。

在《香江花月夜》这部电影的最后这一幕当中,出来了一位男性说:“大家好,欢迎大家来看这场演出”,这位男士大家知道是谁吗?他就是邵氏公司专门做幕后配唱的一位非常重要的男性歌唱家——江宏。

《一个美国人在巴黎》最后的高潮部分17分钟,直接把交响音师放上去,让吉恩凯利和莱斯利卡伦直接就跳那个舞,我认为这部电影是一个古典时期片场歌舞片的高峰。

60年代香港所有的电影院都是分左右的,有的是亲共的,有的是亲国民党的,这种情况和今天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为她70年虽然息影了,但片子到71年后期完成才上映,所以有很多相关电影的报道说是郑佩佩的退影之作,至少有两部都被认为是。

说到陆运涛这个公司垮台之后,邵氏公司就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那时候几个大明星都已经不在,之后就开始拍两个非常重要的类型:男明星去拍武侠片,女明星就去拍歌舞片,就出现了今天电影中这些非常重要的演员,包括郑佩佩。

同时还要找邱德根联合尔冬升的爸爸尔光准备联合做一个新的电影公司,成立一个铁三角联合“弄”邵氏公司,没想到他还没弄邵逸夫,他们的飞机就失事了。

取景方面,因为在南国非常热,拍冰天雪地够呛,邵氏公司只能往北边拍,就两个地方,日本和韩国。所以这两个地方是香港重要的取景地。比如胡金铨的《山中传奇》和《空山灵雨》,一年时间是在韩国取景。比如井上梅次拍的《女校春色》也是在日本取景的,当时很多邵氏电影都是在日本取景的。

同样是由井上梅次来做的,他创作速度很快,大量的影片都是在他日本电影的基础上进行翻拍的,看一部电影名叫《香江花月夜》它实际上是一个日本的故事。这也是邵氏在这个时期所谓国际性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

这部电影当中的音乐不是演员自己唱的,这就涉及到歌舞片中的两个重要类型之一。歌舞片一个是真唱,真唱就跟朱莉·安德鲁斯(《音乐之声》女主)一样,那么邵氏公司在60年代最重要的歌唱明星是凌波,很红,1963年李翰祥自立门户想把凌波带走,邵氏公司用了所有的招想把她留下,因为她的片子非常卖座,是真正的真唱高手。

你欠了公司的帐,那就没法提薪水。“我感觉我今生今世都离不开邵氏。”这句话是当时他心态的真实反映。欠它太多,一辈子都要在电影城里拍戏。

邵氏公司另一位著名的功勋大导演何梦华说在邵氏公司拍戏非常不容易,一年四套片,拍到后来,他自己都慌了。会计师每年计算他欠公司多少,今年如果拍的慢了,只拍出来两部,那就欠了两部,后面就越欠越多。

这当中有几本非常重要的书,推荐给大家:一本是香港电影资料馆出的书《邵氏电影初探》,这是研究邵氏电影非常重要的一本书;

邵氏公司还有张仲文,是在台湾挖掘出来的非常重要的肉弹型的女明星,包括何莉莉也是从台湾出来的。郑佩佩写的回忆录就讲,别人说话都干脆利索,但何莉莉一说话就觉得特别嗲,大多数男人就是喜欢何莉莉。

而真正让她享誉世界的影片是《大醉侠》,郑佩佩在片中饰演女侠金燕子,该片可以说是胡金铨在邵氏公司拍的最重要的一部电影。拍了戏之后胡金铨就和邵逸夫掰了,因为邵逸夫觉得他拍的太慢了。

后来张彻执导的《金燕子》,郑佩佩在片中饰演的角色也叫金燕子,但两部影片风格迥异,张彻导演是阳刚美学,胡金铨则算阴柔美学。郑佩佩在邵氏的另一个高峰是1967年的《香江花月夜》。

我最近在读的一本著作里也有提到,为什么邵氏公司在之前拍的都是刀剑片,像《大醉侠》这种的,可能也是受到了日本武侠片的影响,但那个时候大家看起来基本还是知道这是一个中国的故事。

邵氏公司也拍过文艺片,文艺片就是《香江花月夜》这种情节剧,但是文艺片不叫艺术片,那个片是艺术片吗?它不是,它就是一个商业片,但它叫文艺片。

当时尤敏还在邵氏公司,后来尤敏跳到电懋,她大量的电影都是在电懋时候拍的。但她早期在邵氏最重要的作品就是《异国情鸳》。后来电懋发现尤敏的日本缘不错,就专门给她拍了《香港之夜》等,这使得当时电懋公司的一批女明星李湄、尤敏等在日本非常火。

蔡澜当时是邵氏公司的驻日代表,说了这么一句话“邵氏的心态是拍多部,赚多部,希望透过引进日本导演增加产量,日片拍港片的目标志在反超,不是想拍的更好”,这句话大家可以去验证,到底是不是这样。

《香江花月夜》这部电影当时非常卖座,虽然在香港只有五个影院放映,因为当时的香港电影主要是向日本、台湾和东南亚,尤其是东南亚这种侨民非常多的地方推广,大家都在争夺电影市场,反而在香港本地一共就只有这么几家影院。

其实片子当时本身我没多激动,但那两个字出现在开头的时候还是挺感动的,为什么?因为我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但是作为一个电影研究者、爱好者,我们还是随着邵氏电影整个的时间流程看到了这些非常可爱的人,包括这些人物当中他们的变化。

只投过一个外国片,1982年雷德利·斯科特拍的《银翼杀手》是邵氏公司的投资,大家可以在字幕看到Run Run Shaw这个名字。邵逸夫的英文名字叫做Run Run,跑跑,就是说他跑的快,干什么都快。

开头半个小时的时间算是开场白,现在进入我们的主题。(笑)刚才给大家介绍了一下整个电影发展的背景。今天给大家做了个小展览,跟郑佩佩有关系。

邵氏公司在中国电影史上的地位非常重要。邵氏公司今年成立整整60年,Slog是“邵氏出品,必属佳片”。其实邵氏公司老板内心深处比较鄙视艺术片,邵氏公司拍的基本是类型片。邵逸夫每天要看大量电影,看个头,看一段,就跟人家说你给我弄一段这样的,比如邵氏女星何莉莉拍过女版铁金刚,这也是翻拍,完全是学习好莱坞经验。

因为它不是在大陆境内,它是在港英政府时期做中国文化的想象,在香港多次的所谓的中文运动,我觉得实质上在那样的时期有大量对于中华文化这样一种认同,那个时期很多的企业家做了非常重要的工作,当然还有一些社会运动者;

她到美国之后做了一系列其他的工作,生了四个孩子,但家庭不幸,最后离婚。离婚后,88年到邵氏拍了《七小福》,92年回到香港正式发展,拍了《唐伯虎点秋香》等等。

60年代导演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以导演都需要在各个电影制片厂各个棚里拍各种戏,同时拍不同的电影,所以在何梦华最近的一部回忆录中,大家可以看到,邵氏公司对导演压榨得特别极致,他可以同时在11个电影制片厂的棚里,13天就把《梁祝》拍出来。

郑佩佩1962年进了班,1973年出了班,与邵氏签了七年的长约,约满之后然后嫁走了。在郑佩佩的回忆文章中,邵氏本来是没有宿舍的,后来按照等级修盖宿舍。 第一批,都是岳华、凌波……第二批就是郑佩佩这些。

《香江花月夜》是一部经典的邵氏歌舞片,也是本届香港影展展映影片之一,讲述了魔术师与三个能歌善舞的女儿从关系破裂到和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