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也做到了,直到新婚之夜,当韩少兵以激动的表情,吭哧吭哧地做下来,沈菲的身体好像一直有些木然,然后突然地,她脑子里蹦出了那两颗重叠的心,蹦出了旅馆的木床,蹦出了张鹏缠绵悱恻的亲吻……

傍晚当我想离开要跟朋友出去吃饭时,小外甥闹着要跟我一起出去。但他奶奶不同意,觉得小家伙疯玩一天,已经累坏,需要休息。

只要车子一多,或者看到有车直接冲我开过来,我就会瞬间傻掉,站在马路那一动也动不了。

第二天一大早,沈菲刚到公司,看到手机上张鹏发来的信息,他说,出差经过当年的大学,忽然想起那句“看遍颍川花,不似诗诗好”,当时读来不觉,此刻方知此中深意。

韩少兵咦了一声——午餐时间短,他们向来各吃各。但也只是咦了一声,他随即欢快答道,好的嘛!老婆。

沈菲也不会拒绝,她爱张鹏,愿意纵容他。何况张鹏急色却不狼狈,每一次,都会用沈菲喜欢的小浪漫的调调,从亲吻开始,一直吻化她所有的小被动。

她讲了自己的成长经历,两岁多父亲意外去世,母亲因遭受沉重打击而患了抑郁症,她不得不被送到爷爷奶奶家,偶尔去见见母亲。

很多事真是很怕比较的,如果没有经历过张鹏,沈菲觉得没准她对韩少兵就不会有挑剔,但是她经历过,从大一大毕业,他们好了差不多四年。

什么也不管了,什么同学,什么别人,什么围观,我都不管了,我就是想不管不顾哭那么一场,我太委屈了。

蓝的眼中又涌出一片泪花,她说:“对,这像一种团聚。我总算感受到爸爸妈妈都站在我身后,他们始终在支持我,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有这么多力量。”

同时,尝试一下在冥想时,感受一下爸爸,如果可以,可以在心里喊一下爸爸,看看能否与爸爸建立链接。

沈菲的心,瞬间有了种老房子失火的感觉。她觉得有点挡不住自己了,其实从那串红珊瑚手链开始,她就知道,这次没准挡不住自己了。

如果那天,当我们弯腰去捡的那一刻,我妈并没有厉声骂我,而是庆幸地对我说了一句:「还好还好,多亏你在旁边,不然这些馒头一个也保不住……」我会怎么样?

感受到的一瞬间,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我感受到自己这么爱爸爸,开始我一专注自己的身体,我就发现自己胸口特别特别堵,甚至会疼,当感受到爸爸跟我在一起后,我的胸口居然不太堵了。”

我想起来自己小时候一直小心翼翼,一直努力去做一个优秀的孩子,拼了命的想要被父母长辈肯定,被喜欢。

到底,还没有心意相通到那种程度吧。但转而,沈菲便觉得是她有点挑剔了,男人哪会细心到那种程度?那他就是不是韩少兵了。

过年回天津,看妹夫妹妹那几天加班,我就去他们家陪他们三岁的儿子玩会,也就是我的小外甥。

其实沈菲没想说,她心里还是有小目标的,就是忽然地,她想看看韩少兵对她的小愿望是否有感觉。

其实王丹貌似脱口而出的遗憾,这几年,沈菲心里,并非没有过。尤其是每次对韩少兵有点小失望的时候,毫无防备的,张鹏就会从记忆的缝隙里钻出来,哪怕是一晃而过,也晃得她的心有一种幽幽的怅然。

并不是周末,生日宴定在晚上沈菲父母家。白天照常上班。也就在沈菲上班后不久,有快递员把一份小巧快递送了过来。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她就是想到了他。然后,盯着这戳了心的红珊瑚手链,沈菲啥都干不下去了,直到桌上的电话发出嗡嗡震动声,她回过神来。

沈菲真是很迷恋张鹏的亲吻,明明他的身体都快要爆了,但还是耐着性子,吻得缠绵悱恻,吻得山高水长,直到沈菲渐入佳境。

我陷入这个问题的悲情思考,但好在我本质是一个乐观的人,悲到一个点时,总能转念产生更积极意义的想法。

不一会,我就发觉,作为一位心理咨询师,自己竟把注意力都放在大脑意识层面的记忆,实在太对不起弗洛伊德老爷子了。

但是,这件事,沈菲并不打算流露。她是一个成熟女人,心里很明白,其实韩少兵在床上真的没什么不妥。他够强劲,也够持久,一切正常。

然后慢慢的,沈菲还知道了,她对这件事也没有曾经以为的那么淡漠,张鹏在她青春的身体上雕刻的记忆过于完美,无需相较,几次交锋,亏欠就凸显出来。

与父亲链接后,蓝的困扰好了一大半,她像找到了自己的根基一样,整个人自信了很多,也开始有力量拒绝别人。

或者说,对于一个新生婴儿来说,每一天都是新鲜惊奇的,每一天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刻骨铭心的,但将来这所有的一切,他都会遗忘!

很多时候,创伤会给人带来反弹力,疗愈创伤后,会激发出一个人很多力量。这就是创伤背后有礼物的意义。

再后来,蓝总算鼓起勇气看了家里封存的录像带。她颤抖着把录像带打开,哭着看完,看录像的过程中,她的某些记忆似乎也跟着浮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