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照常升起”—信件220—这张卡片的反面是日元——这个玩笑取材于海明威的小说《太阳照常升起》。

朱利安收到一张有新加坡邮票和邮戳的明信片,上面的图案是香港的文华酒店。朱利安这时和母亲住在威尔士。在这张朱利安的“爹地”的明信片上,没有提到她。

马克的全名是马克·纳博谢克,一名来自达拉斯的披头士乐迷。一年前他曾给约翰寄来一个贴好邮票的信封,请约翰送给他一个签名—他得到了签名—但他没想到约翰会回答他的问卷。“现在我希望我当时问了不止六个问题—问些更令人思考的问题。但他对我最后一个问题的回答让我觉得最能体现列侬的特点。”

2015年10月9日,倘若约翰·列侬还在,相信75岁(1940年10月9日)的他凭着自己的梦想,仍然活跃在舞台上;尽管他其实早已离开我们,但我们依旧会为他庆祝生日,依旧以梦想的名义永远怀念他。

此时他与美国政府产生了纠纷,美国政府试图将他驱逐出境,而越战的结束也让他从人们视线焦点之中淡出。

披头士在德国汉堡的演很很好玩。影片里说他们每次表演都在打斗中结束,有次演出全躲在钢琴后面,因为那流行往台上扔椅子。

1957年,列侬和辛西娅在利物浦艺术学校相识。当时辛西娅18岁,已经和别人订婚,后来亨特·戴维斯在1968年为披头士写的官方传记中这样形容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人”,“她和列侬完全不同,安静、克制、冷静,根本不是一个嬉皮”。

1970年4月披头士彻底解散了,1970年也是约翰列侬离开乐队的第一年,他在这一年发行了第一张个人专辑《Plastic Ono Band》,专辑中收录了《Mother》、《God》、《Love》、《Isolation》。1970年2月,他创作的“Instant Karma”成为当年的十大歌曲之一。

1967年7月22日,在希腊雅典,图中小孩是列侬的儿子朱利安(Julian Lennon),图左是女演员珍爱舍(Jane Ashre)。

后来,列侬创作了好几首表达自己愤怒之情的歌曲,而麦卡特尼也予以还击,在1970至1973年中,两人的歌战从未停息,后来麦卡特尼以歌曲《Let Me Roll It》作为这一切的结束,并再次拜访列侬的家,两人和好如初。

1940年10月9日,约翰·列侬(John Lennon)在利物浦妇产科医院(Liverpool Maternity Hospital)诞生,母亲名为朱莉亚·列侬,父亲则是一位爱尔兰裔商业海军(Merchant Navy)所属船员。

从左至右为:约翰列侬,保罗麦特卡尼,乔治哈里森,林戈斯塔尔。他们的标志性发型成为了众多英伦摇滚爱好者的模仿对象。摄于1963年。

1980年12月14日,波士顿约2000人聚集在教堂前,为列侬的死进行10分钟的默哀。

很久没有看纪录片了,这种人物纪录片本来看得也极少,前几天把《约翰﹒列侬的理想世界》看了,看完颠覆过往对洋子的看法。

1968年7月17日,在伦敦Pavillion电影院,披头士的新动画电影《黄色潜水艇》举行首映。约翰列侬、保罗麦卡特尼和日本电影制片人小野洋子。

2013年5月20日,约翰·列侬生前弹过的一把电吉他日前在纽约拍卖会上以40.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0万元)拍出。这把吉他是列侬1966年定制的,被用于1967年专辑《奇幻之旅》的弹唱。

Interviewer: "40 million american viewers..."

列侬去世后,他在披头士以及单飞后的所有专辑都立刻重新发行,销量和唱片的排名简直就象披头士的全盛时期。

列侬的父亲在小列侬只有三岁时就抛弃了妻子和儿子,因此,列侬很小的时候就不得不寄宿在位于沃尔顿郊区的姨母家里。可能是由于失去了父亲的缘故,列侬在伯母家一直是一个很不听话而且反抗性格极强的孩子。他经常逃学,也不好好做作业而是在作业本上乱写乱画。

也许是从未得到过父爱所以太渴望父亲的陪伴,列侬一开始选择了父亲,但当母亲走开时,小列侬大哭着追了上去,恳求她不要离开。

1970年2月9日,列侬和洋子在伦敦的一个采访中的爱斯基摩式吻(蹭鼻子)。他们在剪短头发进行拍卖,所得款项用于英国黑人权利组织。

影片中还有很多警察的镜头,包括他们抓狂热的女歌迷(背景音乐是《HELP》),还有警长给警察发耳塞,“这样你们不会头痛”。现在看这些人多么可笑,但这些人和摇滚乐的历史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大伙肯定都记得《大门》中警察的表现吧。当然,中国摇滚乐演出现场也从来都没有少警察,好在我们国家人民性格内敛,没做出什么大的破坏“道德”的事,警察仅仅作为一个摆设,除了阻挡歌迷外没做什么让后人耻笑的事。

列侬的母亲朱莉亚·列侬(原朱莉亚·斯坦利)决定与列侬的父亲在一起时并没有获得父母的许可,因此后来二人的婚礼也是偷偷进行的。母亲如此大胆破格的行为也从侧面反应了列侬其后展现的反叛个性的根源。

约翰对各种调查问卷无法自持,对这份署名“马克”的问卷也做了回答。其中一个答案透露出,他的音乐事业并没有完全终止。

1975年,列侬与第二任妻子小野洋子复合不久,小野洋子就怀孕了。她对他说,“我怀胎九月才生下这个孩子,这已经足够了。孩子出生后,得由你来照顾他。”

还有一个是《纽约时报》的记者格劳丽亚·爱默森。她说,“我的天啊,你住在梦想的乐园当中,你觉得自己真的救了任何一条命吗?”“你太虚伪!说出些真的有意义的话吧。”

1972年他发行了专辑《some time in new york city》,专辑中包含的数首政治色彩强烈的歌曲是列侬在与激进分子联系最密切的时期创作的。《Luck Of The Irish》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表面看起来歌曲轻快,但歌词里面包含了严苛的评论。

洋子是列侬想要变成的异类,加上英国人和日本人骨子里共通的恋母情结,他们的恋爱是一种水到渠成,是本质相同表达各异的同伙的结盟。洋子变成列侬的安全感,继而变成他部分的信仰所在。这让我想到达利和加拉。止庵说加拉或许是达利超现实主义的一种表现:一切都在变异之中,只有加拉不。“加拉的崇拜者”是他永远扮演的角色,只是他对加拉表现的绝对真诚可能仍然是达利式恶作剧的一部分。洋子并非是列侬定义的宗教。他们曾分居一年半,虽然最终仍是以列侬回到洋子身边告终。比起宗教,洋子更像是列侬眼中的理想世界。那一场把他们纠缠到一起的展览,列侬爬上梯子,用放大镜看到了洋子写在天花板上的温暖字句。所以在日后的日子,列侬完成着向洋子的靠拢。这不仅指他开始叫自己约翰.小野.列侬,他变得越来越像一个艺术先锋,而不再是那个站在舞台中央因观众呼喊太大声听不到自己声音的乐队主唱。

单人票:100元,双人票:180元,家庭票(两大一小):240元,学生及团/军/老/弱:80元

1964年2月9日,披头士作为英国乐队第一次在美国纽约露面。为在埃德沙利文秀的演出进行彩排,估计会有70万观众,唱片销量突破100万。

1971年,列侬与洋子春天时移居美国纽约。秋天,列侬发行了他的单曲《Imagine》,该乐曲涉及到了他个人的一些问题以及一些政治问题。10月,他为《Imagine》补充发行的选集。列侬对政客们的仇视也在这张专辑里的《Gimme Some Truth》里表现了出来,形象的表现出了当时政治家的形象,这首歌也被视为了列侬的一首名曲。12月,一首圣诞单曲《Happy Christmas (War Is Over)》发行。

列侬自豪地宣称:“他没从我的肚子里生出来,但老天作证,我做了他的骨头,因为我照料了他的每顿饭,注意了他睡得如何,注意了他像鱼一样游泳的事实。”

最后,贾宏声和自己死嗑真是怪叫人伤感的,那么会演戏却告诉自己喜欢摇滚乐,然后又没有为摇滚乐付出过一点努力,告诉自己列侬是自己的精神之父,却没有为列侬一直呼吁的和平而付出过一点努力。

那年,只有6岁的朱利安心里一直抱着这样一个疑问:爸爸在全世界宣扬爱与和平,但为什么他不爱我?

在一张卡片上(信件219)约翰说鲍勃会记得这“典型的日本风景”——这是个玩笑,因为反面的画面是西班牙斗牛士。

在儿子西恩诞生之后,列侬度过了很长一段没有涉足音乐界的生活。而当他复出乐坛,决定开展新的音乐制作时,这个故事却接近尾声。

与,却又是不可忽略的一部分,安静听着。又或者是Kurt Corbain和Courtney Love,犹如天生杀人狂里那对亡命鸳鸯,划破手臂,血与血融在一起的同类。

今天,马克仍然在达拉斯从事广告业工作,但他已经成了有名的披头士专家,为有关披头士的书籍、杂志和演出提供建议。他收集了大约六千件和披头士有关的物品,包括唱片、签名、演唱会的票子、节目单等等,还有四百多本书。

但母亲开启了他对于音乐的好奇心。朱莉亚与咪咪姨妈所持有的态度不同的是,朱莉亚常常同列侬一起收听BBC广播,与他分享胖子多米诺(Fats Domino)或是Jessie O'Shea的音乐,并且教列侬弹奏班卓琴(Banjo)与吉他。

在列侬离开披头士乐队之后,他有一首极为重要的歌曲名为《母亲》(Mother),当时亚瑟·亚诺夫医生与他正在进行原始心理治疗,他将童年时缺乏父母的关爱所导致的多层心理创伤发泄在歌曲中,因此严格来说这首歌并不是通过严谨地作曲所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