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军的主城位置一般优先选择偏远地区,即州府大盟与小盟交界的地带,使得被抢盟很难统一借地打击,可以抢完东边再抢西边,被大盟打就往小盟那跑,在大盟那受了打击就在小盟那补给。在此地潜伏下来,安全系数很高,为后面的劫掠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第四天,狮子把肉分成2块,自己却挑走了1块,然后傲然对其他狼说:你们自己讨论这些肉怎么分。群狼争夺起来,最后一只最强壮的狼打败所有狼,大摇大摆的开始享用它的战利品。狼吃饱以后才允许其它狼再来吃,这些狼都成了它的小弟,恭敬的服从它的管理,按照顺序来享用它的残羹。从此,狮子只需管理一只狼,只需分配给它食物,不必为其它的狼再操心了。豹子钦佩的问狮子,这是什么办法?

回去后,原来的羊群,被分散为若干个小羊群,狼群又有机会壮大了,头狼主动让位给贡献最大的年轻的狼,新老两匹头狼都受到狼群最崇高的敬意,狼群更团结了。

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

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

结合上述流浪军的行为特点和心理需求,可以知道,他们会采用狼群战术,即将闪电战、游击战、运动战和攻坚战结合起来。前期统一指挥,单人或3-5人小团队分头劫掠,采用闪电战,出其不意的偷袭敌人主城,随后面对阻击和围剿则采取游击战,尽量的与正规军试探、周旋,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撤,为其他盟友寻找突破口拖延时间。

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和地球上的其他动物友好相处,让这个世界充满和平与爱呢?

草原上还有一群狼,它们不定期会去羊群里抓几只跑的慢的羊回来,随着羊群的规模越来越大,狼群的规模也成长了起来。

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

很快,栅栏被撞开了,狼冲进了羊群,开始把羊往牧场外驱赶,逃走的羊里,就有野生羊群的头羊。

流浪军身在敌境,周边敌人环伺,稍不留神就可能遭受群剿,丧失兵力和资源从而被消灭。所以,一旦开始流浪,流浪军必定保持着高度紧张和戒备。周边稍有风吹草动,内心就强烈不安,准备防御或寻找退路。这一点可以利用,来针对较为弱小的流浪军。

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

头羊赞许的点点头:好,那就由你带领我们大家一起去投奔人类吧,到了人类牧场,我就把头羊的位置让给你。

流浪军具有流动性,几乎重复着潜伏、劫掠、对抗、转移这种行为模式,要想击败他们,就必须对每个环节进行分析。

在解决了基本的生存问题后,流浪军并不会立刻撤走。因为流浪军有复仇的需求,他们需要用战斗来证明自己,用手中的队伍赢得尊重。所以,流浪军即使能撤走,也一般会停留在被劫掠的区域,等待对手的到来,随后就会进入激烈的对抗阶段。如果此阶段流浪军获胜,士气和意志就会大大增涨,并呼叫盟友前来共同抢掠,以此为基地,形成一个更大的流浪军团伙对外扩张。如果流浪军战败或者备用资源下降到警戒线,则会开始准备转移。

如果威胁逼近,流浪军就会在主城或要塞附近组织防御,尽量形成防御线,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好准备。而此时,被抢者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只能将资源捐献来避免过大的损失。下图就是处于劫掠阶段的流浪军,呈现出线性铺路的特点,正在努力靠近敌人的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