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对于夜叉来说不是问题。我们秉承的还是以重型音乐金属乐为主的音乐,在这个范畴之内,我们在不同的时期会加入一些不同的元素,像上一张专辑《暗流》,就加入了很多旋律性的东西,告诉人们我们不只是一味的躁,也可以玩一些旋律感强、有内涵的东西。

我们对自己的如来藏虽然要有信心,但也不能太傲慢了,小小的善法还是应该去做。三国时期的刘备在临终时,也曾告诫过儿子刘禅:“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夜叉:这个话好像每天都在说(笑)。杀不杀回来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还会再继续做,已经做了22年了,每年都希望金属乐能杀回来,到现在20多年了。

夜叉乐队最近一次进入大众视野除了他们的音乐外,也是由于今年7月和李宇春粉丝的一场骂战。当时双方表现出的互不理解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独立和主流、老牌乐队与新生代偶像明星之间不可避免的差异和对抗。

作为摇滚乐更细的分支,金属乐可以说在中国一直都处于地下状态,受众也要更小。但也正因为独立和反抗精神,这种音乐类型在国内一直拥有一批坚定的支持者。对于金属乐是否能像现在的嘻哈和电子音乐一样进入大众视线的问题,胡松表示保有希望,“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中国的摇滚乐非常牛逼的。”

音乐财经对夜叉的采访发生在这场“骂战”之前,我们将这次对话整理如下,也许通过夜叉,读者们可以更好地理解金属这种音乐类型,消除某些隔阂。

上次看夜叉巡演是什么时候?2012?对,就是2012年那次 | “同根生”系列之“高举手势为兄弟” | 的全国巡演。也是那年,夜叉代表中国金属受邀参加了全球最大的金属音乐节—Wacken Open Air。

佛学会2018年招生现已开始,让每一位追求幸福和希求解脱的善缘者都能在城市中安心地闻思修行佛法。

夜叉:你说的那个鄙视是old school的那些传统金属对新派金属的鄙视。但是我们觉得真正应该鄙视的是那种把一个很真、很正的东西,给传播歪了,那种我觉得是鄙视。比如他打着摇滚的旗号,但他不是摇滚,那个是我们鄙视的,如果是真的在做摇滚乐,那么刚开始经历一些过程都无所谓,但是如果你去演绎假的东西,告诉别人说我这个就是什么什么,其实是特傻的行为。像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个演出“同根生”,其实就是要抵制这个所谓鄙视链的东西。

夜叉:中国社会其实非常适合重型音乐,因为中国人活得很压抑啊,国家的政策和体制,其实是让每个人紧绷着,让你去挣钱;如果你不挣钱的话,可能就没有地方住,没有钱吃饭,年轻人二十多岁生了孩子以后,就要为下一代着想:你现在自己都没打好基础,下一代直接就输在起跑线上,你就会感到很紧张,所以必须得努力去工作,去挣钱,然后还得把你所有的钱拿去按揭……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有更多的精力、金钱去花在艺术,或者是文化生活上,所以这个文化就得不到发展。

M:这次骑行经历,是否会成为日后创作的灵感?之前你们有作品就是在骑行中创作的。通过这次66号公路之旅,你们如何看待骑行与音乐创作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绕塔时一定要右绕,汉文《华严经》中也说“右绕三匝”。绕塔必须顺时针,如果逆时针方向绕,不但没有功德,反而有非常大的过失。以前我们去五台山时,整天都在绕白塔,当时看到好多佛教徒,甚至一些出家人竟然在左绕。我们里面有一个扬意喇嘛,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挡着他们。有次他拉着一个年轻女孩的手,不让她去那么绕,但他不懂汉语,就使劲地拉着她。那个女孩吓坏了,一直叫:“啊!不要拉我,不要拉我!”其实那个喇嘛心很清净,他在道孚一带造了很多佛塔,还经常印经旗。当时他六七十岁了,也不懂什么规矩,就是在那儿挡着,叫他们不要逆转。因此,佛塔一定要右绕,否则过失非常非常大,这在汉文经典中也讲得很清楚。

对于夜叉来说,此次骑行之路实质上是一场思考之路,有景,有物,有事,有人,有启发,有思索,有困难,也有遗憾,更有一段此生不能弃绝的记忆。延伸至此,一路告幕,时而回望,企而重逢…

在我们藏地,转绕佛塔是非常让人欢喜的事情。这一点,藏族跟其他民族比起来,确实占有一些优势。比如说五台山的白塔,本来是汉地的殊胜佛塔,那里汉人应该是最多的,但据说现在转佛塔的藏人特别多。

有一位玩家是这么告诉灵儿的:不想娶到仙子的夜叉不是好夜叉。这只8技能全红的隐攻夜叉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如果有一天宠物也可以结为伴侣了......夜叉配羽云仙子?这简直无法想象!

大家通过这次的学习,以后遇到佛塔时不要光看一看,一定要转绕,不管你时间怎么紧,最少也要转三圈。以前上师如意宝转神山时,时间再怎么紧,三圈肯定是要转的。坐车的时候,路上有佛塔的话,也应该开车绕一圈。我到马尔康的路上,靠近金川那边有个佛塔,以前法王如意宝开过光,我下去上来都要让车转一圈。希望你们以后遇到佛塔时,转绕应该成为自己的习惯,倘若专门去朝拜佛塔,那一定要不断地转。

首先大家的技术可能就没有国外那么好,中国人的思想也没有他们那么解放,天性打不开,再加上可能行业标准也比不上别人吧,比如录音、灯光音响什么都没有别人专业,所以就进入一个恶性循环。那只能靠大家自身努力了去突破,反正夜叉是一直在努力,但是还是势单力薄吧。

H:一切还是比较顺利,城外骑行比较自如,城区快速路美国人的车速比国内快,所以稍微骑的没那么放松。66现在和一条叫40号的高速融合或并行,基本看路牌就能走下来。

所以大家不要认为绕塔一匝或礼塔一次的功德不大,因为佛塔是威力强大的圣境,稍作一点微小的善行,都足以让我们净罪积资。《一切如来秘密舍利陀罗尼经》云:“乃至应堕阿鼻地狱者,若于此塔一礼拜、一转绕,彼等皆能得以解脱。”因此,到了有佛塔的地方一定要转绕,不要拍个照片就马上离开了。

右绕佛塔的功德非常大。佛经中记载,往昔有批商人到海里取宝,途中遇到鲸鱼的危害,几乎被它吞食时,他们大声地念佛号,鲸鱼闭口而死。后来鲸鱼转生为人,名叫须瑞迦塔,他从小就入寺为僧,最后获得了阿罗汉果。那他获得圣果的因缘是什么呢?原来他前生曾是一只苍蝇,闻到佛塔周围的牛粪味,很幸运地绕塔一周。另有一种说法是,苍蝇停于浮在佛塔周围的牛粪上,当水流经佛塔四周时,苍蝇也跟着绕塔一周。以此功德,他在佛陀出世时证悟了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