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跨越两千多年的历史,重新回到《关雎》。田野之中,空气清新,雎鸠和鸣,河水微澜,一位小伙子徘徊在河岸之上,他一会儿发呆,一张张望,雎鸠在斑驳光影之中不停欢唱。密密麻麻的荇菜如翠玉凝成,在流水的冲刷下参差不齐,涟漪缠绵,它们的叶片如指甲大小,阳光落在上面闪烁着动人的光泽。那个勤劳的女孩在水边采摘翠绿的野菜,她束起来的头发里有着扑鼻的花香,似乎一只只蝴蝶从里面飞出来。引得所看到的人不禁心旌动摇,恨不得立刻上前追求。远处的桃林如云似锦,灼灼其华,绽放着一年的繁华,也开满小伙子一树的思念与忧愁,美丽清纯的姑娘已经闯进他的心怀,夜深的时候,辗转反侧都不能入眠,但却没有办法接近姑娘,“求之不得”。

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到,男主人公自从遇见采荇菜的窈窕淑女之后,便日思夜想,食不知味。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男主人公的脑海里反复不断的涌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只是想想,心里都觉得舒服与美妙。他想要为她弹琴唱歌,然后慢慢接近她,再赢得姑娘芳心。想着想着,渐渐睡去,男子做了一个美梦。他骑着马,带着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来到姑娘家门前,把心爱的姑娘娶回了家。梦中也尽是笑意了。

⑺寤寐(wù mèi):醒和睡。指日夜。寤,醒觉。寐,入睡。又,马瑞辰《毛诗传笺注通释》说:“寤寐,犹梦寐。”也可通。

每首诗经原文旁配有音频二维码,邀请喜马拉雅FM超人气主播、经典文学诵读专家白云出岫老师倾心诵读。即读即扫即听,全方位体会《诗经》的韵味。

夫婦是人間之大倫,有夫婦才有父子兄弟,才有人間五倫,夫婦能和諧才能夠令社會安定。所以孔老夫子把「關雎」一詩擺在《詩經》之首,用意很深。

传说中,关雎鸟感情专一,雌雄伉俪情深。若一只死了,另一只也会因忧思不食而死。诗歌前两句以诗人眼前所见河边的关雎鸟而起,比之坚贞不渝的爱情,用比兴结合的手法,突出了全诗的主题。紧接着,男主人公眼中的姑娘采荇菜的一举一动与男主人公辗转反侧的状态交替出现。体现着男主人公对姑娘一见钟情之后无法忘怀,痴情真爱,又刻骨铭心。接着,诗人用“流”、“采”、“芼”这些不同的动词,体现出了姑娘采荇菜时的姿态。“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更是写出了男主人公对姑娘的思恋缠绵,遣词恰到好处、深入人心。

▲格蕾丝·凯莉在奥斯卡颁奖礼上的粉绿色吊带,穿出了翡翠般让人见之不忘的通透和唯美。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多人把這個「好」字念成「好」字,把意思就全搞錯了。就好像說君子很愛好追求窈窕淑女,這就太俗氣了,完全違背了聖人的本意。這個字不能念「好」,應該念「好」。「好」就是形容詞,「逑」就是指伴侶,好的伴侶,不是君子很想追求一個伴侶,不是。

配乐由德国籍作曲家和音乐制作人老锣(Robert Zollitsch)制作完成。歌曲出自音乐专辑《弦歌清韵》,由歌唱家龚琳娜演唱。在中国传统音乐的根基上,老锣创造出其独特的音乐语音,着重表现中国音乐的旋律和意境之美,继承并发展了中国音乐余音绕梁的独特韵味,皆在开创中国音乐之新风。

打开这件吊带内衣的时候,你能闻到精油的芳香:因为除了胶原蛋白,Keexuennl还将多种植物活性精华包裹在纳米胶囊,粘附在面料纤维上。 (美妆面料,能不能洗呢?文末告诉你)

先民们用他们身边的山川景物,用他们所熟悉的草木鸟兽作为象征,来抒发他们心中最纯净质朴的情感。他们歌颂君王、表达爱情……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是頭四句,關雎是一種益鳥,這種鳥是一夫一妻制的,絕對不找外遇的,用這種比喻夫妻之義,夫義婦聽。

这本《万物有灵:<诗经>里的草木鸟兽鱼虫》对《诗经名物图解》中的196幅名物彩色图谱全部收录,是市场收录最全面的版本;

傅国涌老师在本书的序里说:我依稀看见——在万物与人之间,有一条神秘的通道,一条心灵的通道。

所以古聖先賢,世出世間的聖賢都是如是教我們,要放下嫉妒心,要懂得隨喜別人的成就,要能放得下名利,見到人有名利不會生嫉妒,這是斷我們我執、我慢的煩惱。文字恭錄《無量壽經報恩談》(第六十四集)

《詩經》三百零五篇「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就是幫助我們導正思想,不要有邪思邪念,這是講的藝術的一種教育,教育人成聖成賢。

我们特别定制了6款“万物有灵”主题帆布包,310mm*360mm,上班、休闲、购物,大小适中,绿色环保,结实耐磨。

▲将纳米级胶原蛋白纳米胶囊织进布料中(欧洲皇室才会采用的面料技术)。研发人员通过负压的方式将胶原蛋白肽与纤维发生化学键链接(非传统的黏合工艺),牢牢地锁定在面料内部。

《关雎》作为一首爱情诗冠于《诗经》之首,体现了中国古代对于美好爱情的赞颂,也为爱情诗歌的兴盛奠定了基础。爱情诗作赞美着纯洁的爱情,也倡导了对女性的尊重。比之西方的爱情,中国古代的爱情更加富于人性的美好,纯真善良。富有智慧的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写下《诗经》,也是记录着他们对于安逸生活的无限向往,《关雎》一类爱情诗更是对幸福生活的理想追求。

为了方便大家听取往期《《带上孩子,跟着诗词去旅行》》节目,我们专门制作了节目合集,还有音频和手稿,请在本公众号回复“合集”,即可获取。

说起莕[xìng]菜,我们总是能想到其中可以被称作是“诗经三百篇之首”的《关雎》中的名句“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诗人以以洲上生长之物起兴,将淑女的难求比喻为随着水波流动的荇菜之难采;荇菜作为一种难采的水生植物,在诗经的时代人们就“求之不得”了,可见这是当时为数不多的美食。

作为观赏植物的莕菜。图片:Greg Bales/Credit Valley Conser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