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53年,人类首次登顶珠峰以来,截至目前,已经有4000多人成功登顶。成功的都名扬世界了,有不成功的就留在了珠峰,成为路标,也就是尸体。

从卢克拉出发到达那木齐巴扎村,采买各种登峰物资,再到达寺庙接受喇嘛的祝福,最后到达珠峰大本营。

有这么一群人,组成了一支队伍,誓要将珠峰上的垃圾清理干净,他们就是生活在珠峰脚下的夏尔巴人,圣山的守护者。

攀爬近75度的雪坡,途中一言不合就雪崩,还趁机刮了一场暴风雪,连经验丰富的向导都没遇见如此危险的情况。

他们是一群离珠峰最近的人,或许也因此,夏尔巴人对珠峰有着一种虔诚,而这种虔诚让他们对珠峰怀着守护的使命感!

纳姆加尔小队一行,从珠峰背下来1800千克垃圾,还受人之托,带回2具遗体,由直升机接走。他们奋力清理出的垃圾,只是珠峰垃圾山的冰山一角。

再专业的装备,再丰富的经验,在珠峰面前都是形同虚设,我们通过有些模糊的画面,依旧能感受到这种紧张。

如今全球变暖已成不争事实,前两天爆出的消息:西伯利亚北部地区温度达到32度,而往年同期这一地区的温度只有10度。

他们不去想是谁丢下的这些不该存在的东西,为了活命,减轻负重,他们理解登山者的难处。

他们此次要出发前往圣母峰的“死亡地带”,清除海拔超过8000公尺的世界最高垃圾堆。

那些探险者把垃圾放在珠峰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替他们收拾的夏尔巴人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2010年5月8日凌晨,由于害怕白天的温度影响,清道夫部队决定趁着夜色爬过昆布瀑布。

如今攀爬珠峰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成了上流社会的一种娱乐方式,但却也给珠峰带来了成吨的垃圾和严重的污染。

1953年5月29日,艾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诺盖,一同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峰顶,拉开了人类登顶珠峰的序幕。

[声明:本文由8264自网络搜集发布,版权归原文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不管是徒步几天去到海拔3800米的珠峰大本营,还是本来就很艰难的攀登下还要负重垃圾及遗体,每一样都倍感艰辛。

夏尔巴人是登珠峰必不可少的向导,主要居住在尼泊尔,他们以“喜马拉雅山的挑夫”著称。

小时候在老家,走个独木桥都心惊胆战的,面临珠峰这样的险境,别说走了,单单只是看一眼,腿就得软了!更不要说,还要在这样的险境下,清理垃圾和搬运遗体!

狂风、暴雪、饥饿、受伤、疾病,每一项都充满生命威胁,整整8周,他们清理了珠峰南坳75%的垃圾。这一切,都是为了救赎:希望通过这次行动,让所有人都知道要清理自己所在环境的垃圾。未来,愿珠峰永远干净、美丽!

如果没有人在这些地方乱扔垃圾,就不会有人因为捡垃圾而送命,很多时候,我们看似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往往决定了别人的生死。

作为所有冒险者和登山者的最高追求,登顶珠峰在每一个人的心目中都是高洁的。珠峰一直代表着大自然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尊严,然而这种至高无上的尊严,早已被污染!攀登珠峰的人晒出的照片可能是这样的:

收集垃圾的小队从昆布冰瀑向大本营运垃圾,每人每天要往返八趟,搜寻遇难者遗体的小队更是危险丛生。

他们共召集了二十名夏尔巴人登上珠峰,同时还组建了一只由十二位夏尔巴人组成的后援队伍。

收集好的垃圾要靠队员们人力背下山运送到珠峰大本营,在身体极度疲惫的情况下,依旧坚持每天往返八次。

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管理好自己,都能将素质提高一点,保证不乱扔垃圾,那么这其实就是在救人。

但实际是,现在的珠峰垃圾满地,成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垃圾场,随处可见奶粉罐、酒瓶、编织袋、冲锋衣、饮料瓶、零食带、泡面...

所以,纳姆加尔和他的兄弟们,豁出命去捡垃圾,不是为了作秀,也不是为了谴责扔垃圾的人。他们只想保护这一片赖以生存的水源,让生活在附近的居民能健康幸福。

在冰雪覆盖的陡峭山体上,即使是穿着专业装备,也举步维艰。更何况还有着各种难以想象的险境!

这样的画面都被记录在《珠峰清道夫》里,它于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展映,豆瓣评分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