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东区不是没有抗议过。面对不满,东京都政府再次郑重许诺:会在 1970 年结束梦之岛的垃圾填埋工作。

东京垃圾战争造了一个新词:「杉並エゴ(ego,意为自我)」,用来批评杉并区这种只顾自己、不考虑他人的做法。

我从昆明坐上大巴,经过大半天的颠簸行程,到达美丽的南疆小城——麻栗坡,来不及歇息,我便急忙来到老山作战纪念馆附近的烈士陵园,看望长眠在此地的战友,夜幕降临,当我依依不舍得离开烈士陵园时,回望那镶嵌在巨大石头上的“祖国知道我”的标语,又一次泪湿衣襟…… 第二天一早,我又赶往离别22年的老山,山还是那座美丽的山,战争的硝烟、轰鸣的炮火早以消失得无影无踪,遍地的废墟上早已覆盖了浓郁的绿色,满山灿烂的兰花正在娇艳的开放,然而,昔日我们战斗过的战壕、狭小的猫耳洞和林边“雷区”,依旧把我带回到二十多年前,那一幕一幕终生难忘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我恍若又置身于硝烟弥漫的战争前线。

此役中最残酷的当属211高地之战,该日黎明越军在凶猛的炮火掩护下以优势兵力占领了211高地。 6月1日,凌晨,在倾盆大雨的掩护下,我们部队的突击队多次向211高地出击。在6.1到6.11十天的战斗里面,中越双方投入了大量的兵员和物资对211进行反复争夺。由于炮火封锁,部分牺牲战友尸体无法抢回,尸横遍野的情景极为凄惨。战后为抢回尸体,首长下达命令,不惜代价也要把烈士的遗体抢回来……120多名突击队员不惜将生命永远留在了2 11高地上,轻重伤员不计其数。211战斗中,战友韦昌进左眼球被炸出,肺部被弹片击穿,因大量积血积水呼吸困难。就是在此情况下,苗延荣摸索着为韦昌进装弹夹、准备手榴弹。虽浴血抗击,但还是让敌人占领了表面阵地。没有别的办法了,韦昌进拿起话筒喊出了振人心魄的声音:“向我开炮!”晚上他被军工送回后方进行抢救,后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杉并区立即遭了灾,由于没法填埋、临时收集站也刚刚在反对声浪下撤掉了,多余的垃圾只能大量滞积在区里。

当时的日本,也是垃圾随处乱扔,污物随便投弃。经济体量和垃圾体量同步爆炸,把日本城市变成了无数「肮脏都市」,都市景观与今天完全是两个画风:

最终,东京都政府用一把大火实现了和平:7 月 16 日,他们派出消防厅、警视厅、海上安保部、陆自火焰放射器班等部门总共 300 余人,焚烧了蝇灾的发源地——梦之岛的生垃圾山。

1938年11月11日上午9时,蒋介石的密令到达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手中:“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望事前妥密准备,勿误!”……

在南温河休整期间,我们迎来了解放军总政歌舞团、东方歌舞团、鞍山曲艺团等十多次慰问演出,见到了许多大腕明星,如李双江、关牧村、郑绪岚、彭丽媛、阎维文、杨丽萍、董文华、刘兰芳、马兰、古月等。像《十五的月亮》、《小白杨》、《老山兰》、《望星空》等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都是从老山唱响祖国大地!

在9月8日的战斗中,敌人投在洞口的一颗手榴弹,被炮弹爆炸的气浪冲进洞内,距他和实习排长张元生只有半米远。在这危急时刻,他以迅猛的动作,用左手抓起手榴弹向洞外扔去。手榴弹出手两米就爆炸了。战友的生命和电台保住了,可李忠良却被炸断了左臂。张元生和战士葛丛云急忙抱起李忠良,哭着喊:“班长、班长!”当李忠良从昏迷中醒来,听到敌人的枪弹仍在呼啸时,他用剩下的一只手推开战友,说:“别管我,坚守哨位,消灭敌人要紧!”说着,他扶着石壁,顽强地站了起来……张元生和葛丛云接连向敌人投出几颗手榴弹。李忠良双腿夹住手榴弹,用右手拧开盖,以顽强的毅力爬到哨位,用右手投出三颗手榴弹,又独臂架起冲锋枪,向敌人打了几个点射,敌人被打退了,李忠良又一次昏倒在哨位上。他再次醒来时,全班已打退了敌人第四次进攻。此时,战友们想把他送到距敌较远的四号哨位的救护所。他坚决不答应,说:“敌人肯定会发起更猖狂的进攻,咱们的哨位距敌这么近,多一只胳膊就多一份力量啊!”两位战友望着这位坚强的老班长,感动得流下了热泪。就这样,李忠良与战友们一起又打退了敌人的第五次进攻。

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政府严令实施焦土政策。然而武汉警备司令郭悔擅抗命,撤退,最终机场为日所用。此时,蒋介石排除他议痛下决心烧毁长沙古城。

这座高速发展中的城市,正经历着「垃圾围城」:电视机、冰箱和洗衣机等白色家电开始大量进入普通人的家庭消费;而人口的大规模涌入更扩大了消费的量级,纸、塑料、玻璃瓶、食品废弃物等生活垃圾塞满了整个东京。

频发的公害问题更加刺痛日本人的神经。1970 年的第 64 回临时国会被称为「公害国会」,集中提出了 14 项和环境公害有关的法案。

在一封电报中长沙指挥长办公室将日军进达的地点“新墙河”误解为“新河”。前者在岳阳,距离长沙100多公里,后者则是长沙南郊的一个村庄。这个消息令军警惊慌失措,没有等到总部命令就草草行事。

战争环境之苦是一种洗礼,军人意志越磨越坚强。我在距越军阵地不足两公里的262高地驻守了半年,我住的是人工挖成的掩体——猫耳洞,洞内高温难忍,憋闷潮湿,鼠乱窜,毒蛇出没,蟑螂以及各种昆虫小咬成灾……阵地上缺水,战斗期间连续几十天洗不上脸,刷不了牙。喝水要冒着敌人的炮火到几百米远的山下去背,取水的水潭就是越军炮火封锁区,上下山通过雷区和泥泞地段时还要四肢着地爬行,有时累的晕倒在行进的途中。双肩上皮肤都被磨烂了,我对连长说,我们阵地就是八十年代的“上甘岭”。

让日本干净起来的主要原因,并非东京奥运会、季风气候、人民素质或者是民族性,而是一场持续八年、声势浩大的「垃圾战争」。

加上当时,和征地相关的「成田机场反对运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社会各界对「征地」话题都相当敏感。

1974 年,都政府和杉并反对派终于全面和解,区民同意在杉并区建设垃圾处理场,但规划和施工都必须尊重居民团体的意见。

在三个多月的生死战斗中,他们与战友们一道,先后打退敌人班、排、连规模的偷袭和进攻二百余次,毙伤敌二百余人,以较小的代价换取了较大的胜利,为全连完成任务做出了显著贡献。战后,三连被成都军区授予“坚守英雄连”荣誉称号,战士李光柯、王建军、张建业、张玉贵、刘文平壮烈牺牲,全连有三十七名同志荣立战功,其中三连指导员姚庆和、一排长王东山、见习排长胡国桥和战士付泮忠、高言忠、周慎辉等15人荣立一等功。战士周慎辉参加了我军英模汇报团,到全国各地作巡回报告。

这部电影的背景是未来的21世纪中叶时期,地球极具生态恶化,空气钟充斥着有毒气体,暴雨洪灾更是席卷全球。地球上大部分人类已经灭绝。仅存的人类出现了拿钱办事的赏金猎人,本片的女主就是个赏金猎人,名叫盖宝,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第48分钟,赵文腾带球至中场后,送出一脚精准直塞,李肖扬在禁区右侧领球后将球扫至左路后点,Gio拍马赶到,一脚怒射稍稍高出。

李忠良入伍五年来,曾两次被评为模范党员,六次受到连嘉奖。他当战士,是训练尖子;当班长,带出了先进班。部队担任防御作战任务后,他第一个向党支部写了请战书,硬是把艰苦的任务抢到手。他们坚守的哨位战斗频繁,敌人经常炮击和偷袭,自接防以来,他们打退敌人五十余次进攻和偷袭,抗住了一千多发炮弹的猛烈轰击。

第52分钟,翻足门前出现险情!物天右路一脚劲射直奔远角,杜若飞单掌神勇将球化解,对方的进攻队员随即插上,形成单刀!

“祖国是我的母亲,我是祖国的儿子,为了母亲,我愿献出赤诚的热血和生命……”这是10月1日在阵地上举办的“让青春之火在南疆燃烧”诗朗诵会上,指导员姚庆和献给祖国生日的一首诗。诗写得并不太好,但他们是战士,更善于用血写诗,借枪抒情。

在上半场比赛中,面对对方的3-3-1阵型,翻足的左右两闸Gio和赵文腾在防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两位飞翼站位内收,与中卫曹亚子对物天最为倚重的单箭头7号形成包围圈,物天依仗个人能力的进攻大打折扣。

现有的垃圾处理设施根本不足以消化这么多废弃物。当时的主管部门东京都清扫局大手一挥,决定大张旗鼓的开始新的垃圾处理计划。

1964 年的东京奥运会被很多人视为日本干净起来的起点。当时的主政者认为,奥运会是战后复兴的日本首次向外国展示自己的窗口。除了兴建一系列公共设施,东京都还展开了大规模的「首都美化运动」,提倡「垃圾入篓」「统一收集」。

手握两球优势的翻足在下半场改变阵型,两名边锋陈国宏和王宗昊后撤中场,Dave和李肖扬先后突前做轴,以一套均衡的3-3-1阵型构筑起中后场的稳固防线,同时蓄势待发,屡屡打出高效反击。

江东人则因此开了窍。1973 年 5 月,杉并区又发生了一起针对垃圾处理场的反对活动,江东区第二天就宣布,再次对杉并垃圾展开「阻击」。

据统计,1971 年东京 23 区的日均垃圾生产量约 14 万吨,比起七年前增长了 76.78%。而且,增加的多数是不可燃垃圾,城市垃圾中只有大约三成可以通过焚烧处理。

江东拦车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时年 67 岁的东京都知事(即东京地方行政长官)美浓部亮吉便登上电视台,严正宣布这是一场「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的战争」,表明东京都政府的决心。

文夕大火发生于1938年11月13日凌晨,一系列偶然因素让火灾完全失控,最终导致长沙全城90%以上房屋被毁,被活活烧死的人不计其数……

第4分钟,左边后卫Gio直插禁区,接右侧的传中球凌空抽射,这脚势大力沉的射门稍稍高出。

下一场,足协杯决赛,翻足将面对老对手海院。这已经是双方近两年来的第N次交手,每次交锋都有神奇的剧情上演,这次皇冠又会花落谁家?

第47分钟,翻足换人,李肖扬替下队长柯铭东,并且出现在中锋位置,Dave回撤至中场。

整治运动的很大一项成果是推广了新型垃圾箱。垃圾被放在路边的有盖垃圾箱里,垃圾车会定期前来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