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号(D6) 徒步第四天,<!!!>冲出蚂蟥山!!!行程:西哨房——独龙江巴坡村交通:徒步

夜深时大家都困了就休息了会··用竹屋内的毯子给妹子们垫在下面·再上面铺上救生毯·就又干净保暖了··基本一夜没咋睡·在照看着篝火·烤着火发着呆·想着些琐事····没有思绪···

春暖的这个下午,桌上有一叠友人韩雪自制装帧、印本整正的诗稿——仿佛书写在“始出于元”的名贵云锦上,或者直接抄录在了窗外的气流云天之上。我的第一感觉是:汉字,以不足百年的新诗形式被篆刻下来了,其间生动地(但也残缺着)夹杂着春天里的鸟鸣,汉字,以一种青春特殊的样式,被用诗歌描摹了下来。

下午走到2点半背夫也累了·在前面生活造饭·我们赶上来已经近15:00了,淋了雨衣服都有点湿·于是一群人背朝篝火在烤屁股....

我们参观的是Ogden Museum of Southern Art,它属于史密森尼博物馆系统,展品很有南方特色,也有不少本土艺术家的作品。隔壁是内战博物馆,它是路易斯安那州还依然在开放的最老的博物馆(它的旁边是古堡一样的图书馆Howard Memorial Library)。

塌方挺严重的··原址修通是肯定不可能的了·,当地派出工程队又在塌方上方一段山坡上开始挖掘新的道路来避开下方的塌方段··当我们走上去时··工人都说路不通·过不去··当大家都略感失望时·我心想大老远的来哪能轻易的放弃·于是去前面打探了下路·看见可通行的野路非常的陡峭··不过还是可以通过的·于是回身叫大家过来·说过的去···是有点坡度·大家看了看也有点犯嘀咕··我说这只是热身而已如果这都过不了·后面穿越的路就困难咯···就带头下去了···后面就跟着动起来了··

今天依旧是磨蹭到九十点才开始出发·早上听到一个又让大家欢笑的信息是·昨夜风清在帐篷里又被蚂蟥咬一口···今天是最累的一天·我们必须赶到西哨房营地!所以一路都在淋雨走!在中午12点40左右抵达东哨房时休整了会·天空难得的放晴了·然而就一瞬间而已···这是这几天唯一次见到晴天·是时刻··下午1点多前行的背夫在飘着小雨的天气下又给我们生火造饭了·好翻后面哑口赶路!挺不容易的,这四个背夫真的太淳朴了·归来这久还是挺想念的,待有机缘再见吧!

小哥的嫂子·又是给我们打酥油茶又是轻我们品尝他们自己做的纯天然耗牛老酸奶···确实太酸了··不过加入白砂糖后味道就很美味了·再沾上藏民自制的油粑··美味小吃喔~

可是惊喜再次降临·看到听到林子里有呼叫声·我知道那是我们的背夫·赶紧出去接应过来·原来是小龙他俩·他们到营地后都很不放心我们·于是回来找我们·半路遇见另2个背夫时知道了我们的大概位置就寻觅过来了,还带了一袋路上捡的非常干燥的引火杂草·看到我们都很安全就笑了·我问为啥不等我们时小龙告诉我·教主和那个女孩走在前面走的太快·当傍晚他们走到我们现在位置时本想扎营等我们的·谁知教主那货说·不用等继续走去前面扎营···于是一下又走出去了5KM也走到了快天黑才扎营···教主这货这次真是坑大了!我和小龙说了附近那小木屋后便和他俩一起又去迷林竹林溜达了几圈没找到·后来又来到那个水沟时·小龙发现有个长满青苔的独木桥·可能以他经验对面可能是有人家的·便翻过水沟·果然没走几米就看见那个小木屋··里面空间非常的大·10几个人没问题。心里踏实的一人奔回去叫大伙转移阵地搬家!让小龙他俩留着给我们生火。带着大家来到小木屋后大家有种住进豪宅的感觉,档次瞬间提升了太多···至少这里不会被雨林被寒风侵袭了。小龙他俩待了一会说要回去了·明天过来接我们·因为要回去告诉其他人我们的状况·临走时我让小龙明天一早让独龙族那个背夫早早的过来接应我们···

这是在行者齐流举行的同窗聚会上,广播电台发布的小书生活在当下地方的天气形势。酒会很热闹,冷餐中还有持续不断的糕饼和水果。客人们像在家里那样惬意、舒展大方,又像在家里那样冒失、毫无目的。黑夜,黑夜消失在酒会中。

他坐下来,身子总比别的诗人坐得更直,脖子优雅地略歪,仿佛语音、手势划弄另一种延续。有时像一个牛仔钻进了主讲数论的马拉美先生的躯体里,但更像是淮扬农庄上养马的美少,摇身一变又而成了谱曲《大海》时期的德彪西。他对于时光、音乐、文字、废墟、残简、郊野的空气有一种常人难以理喻的惊人听觉。他总是为他的耳朵写作,更经常是为追溯那些生命放置在旷野中的陌生的耳朵。他的诗句有如人体初生的线条,是对诞生和创世的一种辨认。

在我看来,两地之间的不同还在于,休斯顿是个工作和战斗的地方,而新奥尔良是个享乐和观光的城市。在德州及以西牛仔文化可谓无处不在,粗犷、阳刚、不拘小节是德州人的气质。而一到路易斯安那州,气氛完全变了,牛仔文化荡然无存,这里是声色犬马之地。法国区建筑上的精美铁艺、随处可见的爵士乐现场演奏、礼品店中的狂欢节装饰、城区郊区的诸多赌场可谓是新奥尔良风格的代表。

走到需要涉水的路段时两个独龙族的背夫会给我们造一个简易的独木桥通过·并站在水里搀扶我们安全通过·还是挺好的有时候·我想之前可能都是语言沟通存在问题导致的节奏脱节···

我们这次出行没有啥约束导致我们整个行程都很随意自在,早上依旧磨蹭到近10点才开始出发,一路的重点还是在提防蚂蟥....可蚂蟥的群攻能力太恐怖了·根本不是对手.今天上半程路况也不错·陡峭的山道·时而杂草小道穿梭·时而乱石攀爬偶尔遇到塌方还得临时搭建独木桥通过··上图2·是一点·我们的背夫先放下包配合过去后·很麻利的抽出砍刀·砍来树木搭建独木桥··人包分身的接过来···要知道是··这下面可是10几米的落差大石坡·滑坠下去·太可怕···

凌晨抵达拉萨,大家开始分离。教主要去日喀则 施围定了上午飞机、左左奔朋友去了·林龙去了青旅·剩下的我们这些人住到了一家店···休整半天··

中途可在路易斯安那州首府巴吞鲁日Baton Rouge吃午饭,参观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内有250多座文艺复兴时代风格的建筑。参观1932年完工的新州议会大厦,当年耗资500万美元,高137米34层,是全美50个州议会大厦中最高的建筑,也是巴吞鲁日市内第一高楼。在大厦顶端向远处眺望,可以俯瞰整座城市以及远方的河流良田和高速公路网,十分壮观。"

通过的代价就是身上衣物湿透,登山鞋全部灌水...昨晚好不容易晾干的鞋子·又灌水了..本可以脱鞋不湿的,可以就当走了几步后嫌麻烦索性就直接踩水里涉水过来了...太任性就这样···看来今晚的重点就是烤鞋子了~~~

——题江阴宋嘉佑六年所凿四眼井,遣钩沉词。……明末清兵来袭,驻城将士和乡勇奋抵八十一天(1645年夏)终难守持,四百余人丁凛然返身投井,壮烈赴死。

今天在一次过独木桥时有点晕水感觉·站上面双脚一点一点的挪动才走过来··哈哈·和之前走独木桥状态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主要是盯着奔腾的河水看了一会导致的。

晚上是逛酒吧街波旁路的好时机。波旁街人气最旺,它新奥尔良夜生活的中心,一到夜晚就变身成了步行街。如果不怕吵的话,可以住在这条街上。可以去酒吧听现场爵士乐,如Preservation Hall,也可以到赌场试试运气。被忘了尝尝新奥尔良的特色饮料hurricane。在新奥尔良,hurricane还有另外一个意思,是指当地的一种特色饮料,调料是几种朗姆酒混合了橙汁菠萝汁和石榴甜浆,味道很特别,有点辣有点酸有点甜,是新奥尔良的味道。

这具楔入了平凡的生活情感的油灯,果真不弃不离地被归结于尘土:就在翌日,炎夏午后的一场骤雨,又一次升温灼晒,竟然崩坍了。虽说这半仙形意的执灯俑的舍身赴死好生突兀,然而其托举火种、探究光源的神志仍在穿越,狡狯的一瞬相映出前朝的灯花。

密西西比河边的市场也绝对值得一逛,它位于广场的东侧。市场共有三大片,绵延数个街区,吃喝玩乐应有尽有,还有一个本地艺术家市场。这里有非常新鲜的牡蛎、新奥尔良最著名的三明治Poor boy、经典的海鲜秋葵汤等等。Decatur路上的老店French Market Restaurant and Bar从1803年开始经营,顾客多是本地人。门口有一口大锅咕嘟咕嘟煮着麻辣小龙虾,远远地就可以闻到。这家用船型容器装麻辣小龙虾,搭配Cajun口味的红皮辣土豆,又辣又香!

韩诗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喜欢用一个介词模样的短语突然停顿,然后引出下一行的经典意象。这种停顿加大了阅读时间的回漩,犹如深山醴泉从层次不等的峡谷间做气势上的瀑泄。在一首完整的作品中以宋词的韵式节奏做二三次类似复沓的阅读处理,展示了诗人情感流动的宏阔性。

韩雪个性纤细且多义。这样的性格容易遭遇现实的误读(我和韩雪认识有30个年头了,虽交往不多,幸运的是彼此都还活着,偶尔见面也不会认错对方)。而我以为经转述而来的有关韩雪的一切传闻都是真实的,但是我只选择相信他与诗歌最接近的那一部分,其他方面与他的诗歌写作相比即便再真实也一定有虚构的成份,并不重要。

这一路风景绝对没的说,是我向往的那种原生态环境,但是如果没有蚂蟥得多好....可后来想了想·这路线上的蚂蟥旅途中带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欢声笑语!没了它的存在·或许这次徒步就少了很多乐趣!!!要知道蚂蟥重灾区路段一停下来几十条蚂蟥往你身上爬的感受·雪套里都是·不到10分钟挑出去60多条蚂蟥··脱掉雪套发现还有10多条在里面趴着···啥风油精·抹盐·裹保鲜膜都没用··可是这样的路线走一次就足够了...想走二次也难了,当地旅游局一直想要开发出这条有历史的人马驿道作为观光路线·可修成栈道这得多大投入和难度...能不能修就说不定了...

大家今天奇了怪的头灯有几人没塞小包·没法只好掏出手机·移动电源·手台·用上面的小灯照亮·一起帮扶走路来到河边·惊喜的是·河道对面出现了灯光和叫喊声·我们都很兴奋以为背夫回来找我们了··等2人过来时发现并不是我们的背夫·原来是2个从日东返雄当的别的背夫·在河对面不远3KM扎营的·傍晚他们往我们方向走时遇见我们的背夫队伍·说他们前面一一队人要是遇见说声他们在前面扎营了··后来没走多远他俩路边扎营了·不见我们路过·以为出事了·特意回来找我们的··得知我们现状后·我说我们头灯不足·天黑走路过河隐患非常大·决定今晚不走了·住里面小木屋了·要他们带我们找那小木屋时·带着我们走了一会找到上面那破房子··说别的不知道了··便返回了··走时让他俩给我们背夫带话·让我们的背夫来接我们···一会他俩就走没影了消失在黑夜里···

沿着弯曲的山路翻上垭口后·停车拍了会照片·这里随随便便海拔就5000····都是忍不住想要蹦跳下····而且蓝天白云的感觉让人心情舒畅!

我们的背夫每天中午只要有时间都会给我们烧好热水灌保温杯.这几点还是很好,另外个他们背的东西也够重的.下雨时基本都是短袖·雨衣都盖在了背篓上面·怕我们的装备会淋湿....这一路没拍几张他们背背篓的照片·↑图是傈僳族的李哥·全程背负最重差不多有70斤(背了2个包加其它一些东西.)

14:20 前方河边找到一片算是开阔的营地·开始安营扎寨····扎完帐篷··就开始了发呆·无聊·发呆·无聊的模式

天黑前终于抵达目的地·独龙江巴坡村·以前没通公路走人马驿道前这里是独龙族的乡中心··找到一家小卖部·第一件事就是··扔包·脱鞋··脱衣服·围歼蚂蟥!小卖部还买了2包盐··给登山鞋来了个·盐焗蚂蟥套餐!!!雪套里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蚂蟥!也不管了·直接扔掉了!噩梦终于渡劫过去了!重返人间的感觉真好!

韩诗中的叙事久久令人神往,寓一种写家的大气象的抒情权势,能在集体记忆中捕捉诗意,匠心研磨,使一些经典的文学符号获得了新的审美意味,并在句中自铸词语,将汉语语义重新配置,独创了一个范式。成熟的炼句掩埋了技法,把我们引向诗性的深度。

小书是本地最优秀的大提琴演奏家之一。此外,热衷盆栽,精于厨艺,闲来以书法自娱。即使在她不操琴的下午,清水当前,四下无物,我们的相处也难以达到促膝谈心的程度。因为,虽然她可以做到双肘搁在桌面上直身倾听,甚至适度的托腮动作也是端庄的,但是,我仍能感觉到她的双腿始终是分得开开的,进而会意眼波流转,藏着火焰——完全凭藉一次误撞瞥见她裸体练琴的记忆。

车前子、路东、谷禾、张烨、耿翔、北魏、玉上烟、张洁、刘剑、白鸦、夏汉、林荣、路亚、李潇、蒋立波、 丑石、蒲素平、王小拧、涂国文、马维驹、刘清泉、外星人、沪上敦腾、泥文、西厍、征帆、余燕双、流泉、小荒、大喜、丁南强、亚楠、堆雪等新疆诗群(待选)

因为这个让我更加舒坦了许多·至少传递了我们的大概坐标信息·不怕背夫找不到我们了·于是我们就打着灯一个接一个的沿着小道寻找着那小木屋·可走到头也没寻到··又反复的走了2次也还是没找到·明明就在路边的啊·怎么凭空消失了呢··此时为了维稳队伍情绪我让大家原地等待一会·我便一人穿密林去了···我也纳闷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林子虽密可我还是可以通过川急的河水声来辨位的·兜了一圈没找到后·便说先回刚才那破屋子吧·于是又带着大家一起返回刚才那破房子·让大家先进去生火取暖·放下包便要一人再去搜寻房子·出于安全大家让林龙一起跟着找·我两有沿着小道走了一圈还是没发现·我便带着林龙钻起了密林·又兜了一圈没搜到·林龙此时状态有点浮躁消极·听着我烦心·就打发回去木屋继续一人扩大范围搜寻了···很是奇怪明明靠着河边路边的房子咋找不到呢··难道是绕路了··于是继续寻找了会·几次差点就找到都完美的错过··中间只隔了一条小沟···没法只好暂时回破房子汇合大家·回来时已经升起了篝火·都在烤衣物取暖·便进去烤了会火·和大家讲了下可能的最坏打算···想到了如果下大雨怎么整···能咋整只能掏出救生毯·雨衣把屋顶盖住···煎熬一夜了··

10月01号(D16) <!!!>第二阶段徒步的第六天,走进西藏冲去丛林!行程原始森林小草屋——米那腊卡山垭口——日东交通:徒步

送走天蝎小鹿便打车回酒店休息了·打车时意外的遇到了微信群里的一个来北京玩的哥们也是来送人走的··非常的有缘··这哥们今年猫耳山时跟队走过一次···他一眼认出我我缺脸盲没记是谁··

行程:贡山—独龙江—巴坡村—马库—月亮大瀑布—中缅41号界碑—巴坡村 交通:汽车+徒步

这不是诗,这是古代手卷或作为在织品上的小型壁画。如果说,抵达我们眼前这些造型辉煌的诗句已因年深日久而残损发黄,“恢复的画面只剩下传奇的意象”了,那么,缔造这些意象的那颗汉人的心灵,跳动着的血脉却仍是深沉有力。

我们的三位小妹妹·就在这么自然的舒适的环境下·在走廊上就睡着了.... 其实我也想躺边上的...嗯·左拥右抱····(偷笑)好像还真摆拍了张·可惜没翻到照片来编···

下午一起逛了躺超市··买了600块钱的物资吃的··准备去萨普吃···虽然只计划扎一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