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孩比较害羞一些,没有西方女孩勇敢。一般遇到这种事,都不会声张。而且,就是真有勇敢的女孩站出来公开,社会真实舆论对她也不友好,身边的人可能还说三道四。我觉得,中国的女孩还是相对弱势一些。”

天下不可能同环境同生态同肤色同等地获得土地同样的创造力,让所有人拥有同等的土地,同样的耕种,同样的收成,同样的财富,那么,就会出现割草机一样的国家机器,它收割,它平抑生长,同时在制造毁灭。

听圣经中这段经典告白,会发现,耶稣说的天国里,似乎是右边的在统治,损不足以奉有余。

L先生还想继续往下说,S小姐打断了他:“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想不到都21世纪了,你们还居然存在这样的封建思想。”

原因是简单又明了的,正是思想中的多样性,促使当时的人们以及思想家们寻找相互的共性,并未后来帝国思想的统一提供了可能与依据。

久未插话的H先生说:“只要存在违背个人意愿的事,大量发生,人类社会的发展就是有缺陷的。现在性骚扰被大量曝光,也算是一种进步,是对性骚扰的震慑。哪怕你有钱有势,如果行为不慎,也会身败名裂,付出他们也很难承受的代价。这样也更公平。虽然说,现在也有不少不自尊自重的女性。”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

历史也同样没有亏待秦国,最终统一中国的任务,还是由秦国的继承人秦始皇完成了。建立了一个浩大的秦帝国

这些法律,推动着罗马由一个小小的城邦,逐步演变成一个横跨亚欧非的大帝国,这个作用是不容磨灭的。

推开H先生的房门,发现里面已坐着好几个人,正聊得热乎。对这样的场景,我早就习惯了。H先生是个有名的话痨,有事没事喜欢召一帮人闲聊。看这会儿他没空搭理我,我也没有急事,就搬了个椅子,坐在一边,听他们喷空。

老子看到了什么?老子看到了高山,雨水将山土流失到低地,低地不断被填平,而水流也是向低洼处盈汇,老子因此悟到了天道。

譬如左派,西方语境中,左派是一个同情底层贫困、追求社会平等的派别,而当代中国的左派呢,他们无意于关注穷困问题与社会法治问题,追求的是原教旨某种思想理念。老左派是反改革派,而新左派呢,多是文=革复辟派。

社会财富的积累,既通过私人方式,也通过公共方式,譬如公共建筑、公园、图书馆、博物馆等等,都是公共设施,它属于左边的么?譬如盖蒂博物馆,是私产转化为公共产品,这一转化过程,是私人主导的,或价值主导,不是通过公共权力强迫,公共社会只是通过制度,使转型过程合理合法,并获得可持续发展。

古代井田制,其中一片田,就是公田。所谓公田,当然成为主公之田,公,变成一个人,就是主公,一个公共管理者。这个管理者最初是公天下的公,但很快就转化为“私天下”。天下为公,变成天下是主公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