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语: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太史公却以命运为筹码,秉笔直书,为千古史官做了榜样。

1950年,格瓦拉在医学院放暑假时,游历了阿根廷北部的12个省,走了约4000多公里的路程。1951年,格瓦拉决定和自己的药剂师好友阿尔贝托・格拉纳多(Alberto Granado)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他们休学1年,环游了整个南美洲,他们的交通工具是一辆1939年产的Norton摩托车。他们于1951年12月29日出发,决定的线路为:沿着安第斯山脉穿越整个南美洲,经阿根廷、智利、秘鲁、哥伦比亚,到达委内瑞拉。路途中,格瓦拉还在秘鲁的一个麻风病村作了几个月的义工。   在摩托车背上,两个年轻人穷困潦倒,又经历了几次生病。摩托车坏了好几次却没钱修理。一路上,各处留情的格瓦拉爱过不止一个女人。那些望着他的背影流下眼泪并发誓等他回来的姑娘,以及有夫之妇吆喝来的一群棍棒……他的摩托车所到之处,都留下了女人的痕迹。格瓦拉在南美旅行期间曾写下这样的日记:“我把我的那个女伴引到湖畔,谈了一会儿生物化学以后,我们双方同意进行局部解剖学,我希望不要闹到谈论胚胎学的地步”,后来人们把这段旅行称作“荷尔蒙之旅”。   格瓦拉一生放浪不羁爱自由,1965年,格瓦拉在埃及开罗和《大金字塔日报》一个记者观赏夜景,一个女子向他暗送秋波。他不顾记者劝阻,将这个女子带进了下榻的酒店,还让警卫到其他地方看看,最好能再送几个这样的姑娘来。他曾说“从来没有人规定一个男人必须一辈子和一个女人过日子。不要偏袒妇女,并且认为男人是罪魁祸首,这本身就是瞧不起女人。”格瓦拉的第二任妻子阿莱伊达在一本回忆格瓦拉的书中说道,她有吃醋的毛病,虽然身为格瓦拉的秘书,却从不拆看他的私人信件。格瓦拉的放荡不羁没有减损他的魅力,甚至可能在这一点上比环游世界更让浪漫青年们着迷,这位情圣是否引来了人们在这方面的纷纷效仿也不得而知。他的理想主义和诗人气质让他一生写了许多日记和情书,也让他爱上许多姑娘。他在后来的革命征途中曾说,“尽管这可能很荒谬,但真正的革命是由伟大的爱所引导的。”一本在几年前出版的名为《切语录》的书评价他说,“直到今天,格瓦拉都是个伟大的情感标本。”

比如,当下的人们也许不知道,所谓“中国人放歌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历史,并非从宋祖英等“当下艺术家”开始。因为早在1951年,中国歌剧《白毛女》就轰动了维也纳,而在柏林和德累斯顿,当年喜儿的扮演者王昆,几乎被歌剧之乡欧洲观众热情的鲜花所掩埋,谢幕的时候根本无法下台。今天热衷于 “超女”的人们也许不想知道,芭蕾舞剧《白毛女》至今依旧是世界上顶尖芭蕾舞团的保留节目(例如著名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至今在世界各地(除中国大陆外)巡演,长演不衰。

如果说从玻利瓦尔时代到今天,曾经涌现过一位能够让拉丁美洲乃至全世界年轻人为之倾倒的英雄的话,就非切・格瓦拉莫属。“浪漫冒险家”“红色罗宾汉”“共产主义的堂・吉诃德”“尘世的耶稣”……说的都是他。   1967年10月9日,这个男子汉死于玻利维亚。但关于这位时代英雄所引发的话题持续发酵至今。古巴诗人钦蒂奥・比铁尔说:“一个人若想成为一个神话,并成为许许多多散落而又热切的希望的象征,前提就是这样的人物应该为人严肃而且庄重……因为历史上的乌托邦需要一些具体的面孔来体现。”切・格瓦拉显然成全了人们的期待。

可是人类,主要是男性,根本不可能抵挡烟草的诱惑(与烟草类似的是,无论哪个时代、哪种文化制定的禁酒令都无一例外遭到可耻的失败,人类不可能缺少烟和酒)。于是,有失身份的违禁品烟草,主要是雪茄,开始秘密在上流社会中流传,直到19世纪初才随着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七世的法令得到身份上的正式认可。

正是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去看,半个多世纪前小说里的这段“关于梁生宝未来命运”的对话或者“打赌”,读来竞是如此令人惊讶不已:

人们所熟悉的电影《阿甘正传》的开头其实正是这样的隐喻:一片鸡毛飘然上天,飞到傻子阿甘手上。而主人公阿甘喃喃自语的开场白是:“妈妈说过,生活就是一盒巧克力,在打开之前你永远不知道会遇上什么。”

因此,从宗教改革运动、特别是新兴的政治经济学中汲取了灵感的达尔文的“进化论”,就把上帝和命运的青睐加之于强者,这样一来,上帝“看不见的手”也就只为强者(有权力和财富者)掷骰子,这意味着在“生存竞争”中强者一定会胜出,强者甚至就是上帝的化身。

这是真正的熊猫血哦,准备给它做各项激素检查,熊猫每年就发情两三天,真正的错过几天再等一年,别看熊猫憨厚,争风吃醋起来也是大打出手的,谁赢了谁第一个来,输的需要排队……是不是很凌乱?

――还是让我们用另外一个“宝娃”的故事,来继续对“失去的”梁生宝的寻找吧!因为这是一个与柳青的《创业史》相同、但又不同的故事。

我想,这也许就是《创业史》中的宝娃与那个既得利益者郭振山的根本区别。既然宝娃本来就是大家嘲笑的对象,本来就是“喜剧人物”,所以他就没有什么面子问题。而郭振山作为土改中的“轰炸机”,却从来就是威严和权力的象征,结果,他害怕丢失的东西就太多太多,坛坛罐罐,哪一件都舍不得丢手。郭振山的“在党”,那是因为党是权力的象征,郭振山羡慕富农,那是因为人家是财富的榜样,郭振山爱当官,是因为官才是威严和面子的集合。但是,宝娃跟共产党走,是因为共产党怜贫惜孤,是因为共产党“把屁股坐在了穷人一边”,走社会主义道路,这对宝娃来说不是空洞的信仰,而完全是咕咕叫的肚子的选择,――说到底,除了共产党外,谁还会要他们这些老弱病残呢?

经常以“铁娘子”面目示人的董明珠,从办公室来看,内心还是蛮女人的,多处摆放的个人照片很好地印证了这点。她的办公室里数量最多的三样东西:照片、荣誉奖章和书。

如果用最简单地词来解释什么是“现代性”,那么我们可以说,所谓现代性也就是“可能性”(possibility)。今天的人们,其实可以在“市场”这个隐喻中得到对现代性的最现实的理解,市场意味着风险,意味着没有保险和最终承诺,在这个意义上,市场其实也就是“可能性”、或者仅仅是“对可能性的承诺”。在市场中,任何人的命运都是相对的――即他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和沉沦。

往里走,一个房间放着价格不菲的音响设备,再往里据说是卧室,他的办公室有许多黑胶唱片和书籍,还有练毛笔字的一套装备。这样看来,周鸿祎还挺文艺的。

等等,暴力时尚又是什么?电影《黑草莓帝国》(讲述一群崇尚滥交和同性恋青年“革命者”故事的影片,里面用到带有格瓦拉头像的服装和大幅壁画)的导演布鲁斯的定义是:

王健林的办公室很大,大理石墙面、红木家具、皮沙发构成了主要基调,而最吸引眼球的就是墙上的山水画,他个人办公桌后面的那幅画是石齐的作品《山水》,据说这幅画的市值大概为2000万人民币。

1、股权可以设定期限,有长期、中期和短期,你公司的股权分层了吗?股权有分层才会有身材!

《创业史》的主人公叫梁生宝,小名“宝娃”。而汉语中的所谓“宝”有两个意思:一个宝贝,另一个则是“活宝”(即类似于“傻瓜”)。

“燕山高又高,清泉石上流。群雁高飞头雁领,书记带头向前走。”社会主义是这样一个新事物,它是夹缝求生,逆风起飞。在中国农村这样人口很多、资源很少的环境中,之所以需要梁生宝这样没有私心的“傻瓜”,需要许许多多的“宝娃”把穷哥们团结起来,带领大家走互助合作道路,甚至还不仅仅是为了中国农村的“发展”,而首先乃是为了维持中国农民的生存。或者说,为了避免农民彼此间围绕着有限的资源进行的自相残杀这种可见的结果。而这也就是毛主席 1959年对吴旭君所作的如此令人心伤、又如此使人奋起的自我剖白:“我没有私心,我想到中国的老百姓受苦受难,他们是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众,我现在还活着呢,怎么有人就这样!――建立新中国死了多少人?有谁想认真过这个问题?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毛泽东传,下》1390页,中央文献)

而我们把眼光拉近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让他的敌人胆寒的“切-格瓦拉”的威名还不为人知,那时的格瓦拉还是家人和朋友眼中的埃内斯托,一个20岁出头、帅气逼人、有个光明前景的医科大学生。

如果你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不要着急,保持开放的心怀去检阅每一处微小的,命运留给你的线索,快乐越将垂手可得。

从风水学角度来讲,座位背后有靠山利于事业发展,所谓的“靠山”就是墙壁,如今乐视体育早已重组,雷振剑也已经离开。看来办公室的学问还真是多。

而埃内斯托被旅途上所见所闻的贫困,疾病,不公正所深深触动,在后的一篇日记中他写到:“写下这些日记的人,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时,就已经死去。我,已经不再是我。”此后埃内斯托逐渐走上了革命道路,寻求解放人类的救赎事业。

其次,现代时间观还意味着从“当下”的角度去叙述历史和预言未来,从而将时间纳入一个以“当下”为核心的结构中(过去从而成为“现在的倒叙”,未来成为“现在的必然展开”),在近代欧洲,这样的时间观,一开始是通过文学作品的叙述、特别是报纸新闻业的视角逐渐被确立起来的,例如威廉 摩尔(William Morris)《来自当下的新闻》(News from Nowhere,出版于1891年),于是,“上帝是个新闻记者”这个说法,其实就是“上帝是时间的掌握者”一说的翻版或庸(通)俗化。只不过在当时,这样一种文学的叙述方式,还被视为“对人们习以为常的思维和行为方式的剥夺”(stripped bare of every habitual thought and way of acting),即类似于离经叛道的异端邪说而已。

十年,二十年,或者更长,你未变,我依然,虽然中间隔着山水,还有遥不可及的岁月,后会有期,亦或是无期,它会一直都在那里。

有希望能交流雪茄的朋友可以加个人微信:scott_shen77,或者长按识别下图个人微信二维码

潇洒走西藏的朱某路遇堵车。行军缓慢又看似危险。几乎两天发的都是这雾蒙蒙的照片。行走在路上的感觉即使没有风景也是一种陶醉吧!近一个月的旅程就祝福你们怀揣梦想、向诗和远方欢歌吧!

人生是一场旅行,旅行是一段人生。通过离开自己所熟悉的环境去遇见新的人、了解不同的文化,不仅会丰富你的人生,还会改变你的身心,为你带来一辈子的影响。

从另一种角度剖析:正因为食物的“短缺”才孕育出两种产品的热销,就如小时候感觉乐口福“麦乳精”如此的美味(同样的原材料),可现如今如此平淡无奇...随着经济增长,世界各地的美食不断吸引我们的味蕾,更多追求风味、口感的享受,所以不能“一刀切”否决香精的优点(加香精的食物就是对身体有害),它令你的内心世界充满精彩...一杯水平淡无奇,偶尔一瓶饮料或可乐,让你领悟人生有很多食物“可乐”。

而在1500年以降的欧洲,现代性是伴随着迷漫全社会的精神和信仰危机、伴随着宗教改革运动而确立的。加尔文(John Calvin)的著名论断是:人的命运处于“双重前定”(double predestination)中:即“个人的选择”和“上帝的选择”。人可以选择,他可以选择得救或者沉沦,但是人却不能理解、代替上帝的选择,因为上帝神秘的力量是人所不能达到的。上帝可以选择善,也可以选择恶,只不过那属于神的意志。正是这一著名的“加尔文论断”将人类的命运和“前定”相对化了,而这就意味着现代性的降临:一切都变成悬而未决,一切都仅仅是“可能性”。我们看到:路德和加尔文的“上帝”,其实已经有了“看不见的手”的影子,而“双重前定”则已经是非常明确的市场社会的隐喻。

年轻的时候,如果能读一读鲁迅,尝一尝人性的酸涩与辛辣,摸一摸属于人性深处的沸腾与冰凉,长大了,面对自己与人生,就会少一点茫然,多一些执着与操守。年轻的时候,如果能读一读鲁迅,看一看那个社会的浮光掠影,闻一闻那个社会的味道,长大后,面对其实没有太多变化的社会,就会少一点愤怒,多一些从容与冷静。

如今京东搬到了亦庄,刘强东坐拥自己的办公大楼,中企哥没拍到他在京东总部的私人办公室,但去过的记者都说很大,大概有200平米。据说因为他喜欢一边走路一边思考。

埃内斯托的家庭环境虽然不能跟悉达多王子媲美,但是也是生长在一个殷实的阿根廷中产阶层家庭,其父母同样是望子成龙,希望他拿到医科学位,成为世人尊重的医生,安安稳稳过一辈子,永远的幸福下去。

或许你曾经认为人生就该安安稳稳的度过,毕业后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努力赚钱,买房买车,结婚生子养老,然后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又或许你觉得拥有功名利禄才是成功的人生,成功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的巅峰;但因为旅行的所见所闻,你会发现很多过去你认为重要的事情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快乐更不是靠金钱就能获得的感受。

但是,与这种强者的神话相对立,马基亚维利(Niccolo Machiavelli)则提出了完全相反的假说。他认为:如果我们回到宗教改革思想中所蕴涵的现代先声,那么恰恰是“弱者”和“穷人”才代表了路德和加尔文的“新上帝”――这个“现代意义上的上帝”,不过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形象,这个形象与穷人和弱者类似。他说,正因为贫穷和受苦,现实中的弱者和穷人身上才充满了自我更新和改变世界的不息的渴望和能量(ability to renew being),而相对来说,强者和富人则倾向于维护现状。正因为穷人和弱者命定的热衷于自我更新和改变现状,所以“弱者和穷人”比“强者和富人”就更容易倾向于创新和试验,弱者比强者在心理上更“开放”:因为在试验和创新的竞争中,弱者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丧失,他们失去的也许仅仅是锁链而已,但对于拥有既得利益的强者来说,事情则不然。强者已经拥有一切,因此,他不需要、乃至反对“可能性”和不确定性。

格瓦拉很少不带雪茄出镜。雪茄是他最常用的道具,像手机一样减缓焦虑的可控第三者。雪茄与切・格瓦拉总要联系在一起,那是20世纪象征着蓬勃、进取、力量、战斗、叛逆的符号。而劳力士表是他出镜必备的另一“道具”。

正是基于贵族生活方式的逻辑,贵族蔑视成衣,要求全手工定制;抵制流行音乐而追求古典;学习拉丁文或法文而瞧不起英文;同是威士忌,单一麦芽和调和型在他们眼里自然也有云泥之别。现在雪茄受到贵族欢迎的原因已经呼之欲出——第一,雪茄的制作方法是所有烟草之中最复杂的,特别是在机器化生产的卷烟发明以后;第二,正是由于第一个原因,全手工生产的雪茄具有了多重特性,不仅在口味上非常繁复,其品质在所有烟草中也是最高的;第三,抽雪茄是最麻烦的,因为雪茄不仅需要全套的养护设备,更需要较长的时间以及适当的佐品才能享用,显然,一个忙于生计的普通小文员不仅很难购置全套的设备,更不可能有整块的时间用来吸雪茄。同样,由于对烟斗和烟斗丝可以有多种繁复的要求,烟斗也具有较高的身价和地位。

一张白纸,没有图画。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强者有强者的弱点,而弱也有弱的优势。美国人阿甘是个弱者,因为他弱智(IQ只有75),中国农民宝娃更是个弱者,因为他贫穷。两部作品的开头相似而又不同:童年的阿甘不敢下地,是因为他不会走路,童年宝娃不敢下地,则是因为他没有裤子穿。然而,也正是因为弱智和贫穷,在有了自知之明的同时,他们也就没有了、卸下了思想负担――这就是宝娃常挂在嘴上的:“自己有什么?全下堡乡谁不知道咱乳名叫‘宝娃’,本来没多大本领嘛!现在也并没有丢人不丢人的问题”(小说第357页)。没有了思想负担,这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其实也就是鸡毛可以上天的第一步。

后面的故事,大家就耳熟能详了,悉达多王子先经过六年苦修, 牧女献奶,菩提树下入定,他发誓“我今若不证,无上大菩提,宁可碎此身,终不起此座!”,经过四十九天冥想,最终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成为佛陀,意为人类的“觉者”,佛号“释迦牟尼”!

“一个历史时期或一种风尚、一堆人群需要的格瓦拉,甚至比一个个体需要的格瓦拉更虚假。在我的戏剧中的格瓦拉,是我的格瓦拉,与别人怎么想无关。 ”张广天这样评价他所导演的话剧《切・格瓦拉》。这是性幻想自由的时代,格瓦拉是政治人物,也是大众明星。他是属于女人的,也是属于男人的,一剂鸡血针。